男人为什么喜欢在胸口种草莓(他喜欢种草莓)

上头糖逗儿乃非典型甜宠文作者,持续输出李现为主的影视同人文,长篇、短篇、小剧场都有,想和哥哥塑造的角色谈甜甜的恋爱的,敬请关注~

《师娘又被点名了》长篇小说设定是韩商言和佟年是师生关系,故事和电视剧不同。日更。

佟年躺在Gun的腿上睡着了,他一只手继续覆在她肚子上捂着,另外一只手在手机上百度:

女朋友说来那个是什么意思?

学习完以后,他发了几条信息,回了若干邮件,就把佟年抱回床上,自己上楼睡觉了。

身体不适的佟年一觉睡到了9点,要不是因为今天要赶飞机定了闹钟,她还会继续睡下去。

上楼一看,他不在。

今天就要走了,他都不多陪我一会儿吗?佟年心里有一丝丝的失落,很快她又安慰自己,作为俱乐部老大,他有很多事情要忙,不应该为了女朋友影响工作。作为大嫂,应该提高觉悟才是。

对,提高觉悟!自力更生,不给他拖后腿。

她对着镜子刷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凌乱的头发,满是褶皱的睡衣,还有……隐隐胀痛的肚子。

视线停留在肚子那,那里,昨夜他给我捂了好久。也好暖。

现在,他不在,佟年自己把手放在腹部,觉得怎么都捂不热。

没有他在,怎么都暖不起来。

漱口时她突然想起昨夜,他的手不止揉过她肚子,好像,还,揉了别的地方……

失神之际,她竟然忘了吐水,把漱口水吞进了肚里,一股凉意顺着喉咙直达脆弱的胃。

还真是,又有点疼了呢。

昨夜迷迷糊糊睡过去了,澡也没洗,头发有点油,散着也不好看了,梳起来吧。当佟年把头发理到脑后攥在手心想要绑一个低马尾时,她突然看见镜子里的自己脖子上有一块粉红色的印记。

靠近镜子一看,草莓大的一块,红红的,说是蚊子叮的吧,它又不是个疙瘩,也不痒啊。

佟年摸了好几下那颗草莓,把头发撩起又放下。唉,还是不梳马尾了,放下头发还能遮一遮。

“爱上你就像牛奶爱上面包~”

电话铃声突然响起,这是专门为某人设定的铃声,这个音乐一响,不用看就知道是谁。

“喂~”

听到女朋友慵懒软糯的声音,已经紧张工作了一上午大脑神经一下子松弛了下来,Gun的声音不由自主地变柔和了:

“起床了吗,小猪猪?”

“嗯嗯,起来了。正在梳头呢,我发现我脖子上有个红色的印记,也不像是蚊子咬的,不疼不痒,我还在想,是不是热带虫子多,这种包我还真没见过。”

电话那头停顿了几秒。

“那不是虫子。是我。”

“哈??”

“嗯。你好好想想昨天晚上……”

“好了好了,你别说了。等下我怎么下楼啊这?”

“My bad。Sorry。你看头发能盖住吗?”

“我头发短,稍微一动就盖不住了……我再想想办法。”

“对不起。等会我上来帮你拿行李。”

“你忙就让小高搬就好了。我自己打车去机场。”

“我今天不能送你去机场,所以我必须亲自送你到大堂,就这么说定了。等会见。”

“好。”

挂断电话,佟年对着镜子拿着遮瑕膏一阵猛扑:

“草莓,草莓,叫你喜欢吃草莓,这下有你受的了。”

抹了好几层都还盖不住,她长吁一口气,无助地坐到了地上,仰天长叹:

“可是明明吃草莓的不是我啊,为什么亚,要我承担这个后果……”

佟年收拾好行李的时候,算好了时间的Gun如约而至。他一进门就盯着佟年的脖子看,看得她好不自在。

“看不出来啊……”

手指插进她的头发梳理了几下,又把她的衣服领子竖起来,他后退几步,左看右看,然后微笑着点点头:

“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不行啊,这领子会塌下来的。算了就这样吧。我涂了很多遮瑕应该不太醒目了。”

佟年又照了照镜子,从镜子里看见Gun带进来一个纸袋,随口问他:

“那是什么?不要再带东西了,行李箱装不下了。”

“装得下,没多少东西。你自己看。”

佟年接过纸袋一看,里面是一包姨妈巾和一个他平时随身带的保温杯。

“你怎么会买这个?”

佟年从来没和男生讨论过姨妈巾,她有点不好意思地把姨妈巾放回了袋子里。紧接着,她无比好奇地追问道:

“你去买这个的时候是怎么跟服务员说的?”

“我就说我女朋友需要这个,然后服务员还夸我温柔体贴。”

“切~我才不信呢。”

佟年脑补出一身黑衣185身高的韩老师缩头缩脑现身某小卖部的画面,心里笑开了花。

“骗你的,这小高去买的。”

“小高!你怎么还把这事告诉外人了呢?”

“啥事啊?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不就是每月一次的大姨妈吗?”

“你还知道大姨妈这个生僻词汇?还说自己没谈过恋爱,穿帮了吧?”

“我是没谈过,但是难道我不能学吗?我不能百度一下吗?”

Gun打开手机让佟年看昨晚的搜索记录――

“女朋友说来那个了是什么意思”。

佟年看到这条搜索记录忍不住‘扑哧’笑出了声,她踮起脚摸了摸人高马大的韩老师的头,学着他的样子拍了拍:

“真是个好学生啊,韩老师。”

“这个保温杯里装的是红糖,我让小高去厨房要的,过了安检,你灌点开水在飞机上喝。飞机上空调开的冷,你上飞机就马上找空姐要条毯子,然后喝红糖水,喝的时候要慢点,以防飞机突然颠簸烫着……”

佟年抬头看看韩唐僧喋喋不休的嘴巴,又看看他上下耸动的喉结,突然张开双臂抱住了他的腰。

在他胸前蹭了蹭,她闭上眼睛深深地嗅着他身上的味道,声音闷闷的:

“你怎么对我这么好,我都不想走了。要不,我再陪你几天?”

Gun把下巴贴在她的头发上,轻叹道:

“乖。早点回家,别让家里担心。好好学习,等我回来。”

“嗯~不想走嘛……”

怀里的小猫撒娇地喵喵叫着,毛茸茸的头发拱得他心痒不已。

“再不走,我给你多种几颗草莓?”

小猫一秒离开了他的怀抱。

他笑。还是草莓管用。

把小猫捞回怀里,他抬手看看表:

“还有时间,再抱会儿。等下出去就不方便了。出租车马上就到了。”

“就……只是抱吗?”

她抬头看他一眼又迅速收回视线,欲言又止。

“不然呢?”

她再次抬头的时候,被封口了。

浅尝辄止的一个吻后,他帮她理了理头发,双手抚着她的脸颊仔细端详了片刻,微微点了点头。

“不错,你的口红没花。我的嘴巴上应该没什么颜色,等下出去不会被看出来什么吧?”

“我检查检查哈。”

佟年踮起脚尖环上他的脖颈使劲向上一跳,用力地在他唇上按压磨蹭蹂躏一番,在他没反应过来之前,她已经跳回地面拉起行李箱开溜了。

可怜的韩老师一边在后面追一边拼命用手背擦嘴,擦了好多下手背上都没颜色。

完了,这什么高级口红,明明看她嘴巴那么红,怎么到他嘴上还擦不掉的?

未完待续,关注我继续吃糖~

发布于 2022-12-04 10:08:01
收藏
分享
海报
1
上一篇:男人出轨后求复合怎么处理(出轨的前夫突然来求复合) 下一篇:乡村爱情变奏曲演员表(乡村爱情演员老徐成老总)
目录

    忘记密码?

    图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