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怎么这么大轻一点嗯~哼~太大了这么大会死的

  今天去买药,边上有一对情侣,去买药,要买什么入体的胶囊,女的说:“啊…怎么这么大,塞不进去啦,有没有小点的?”男的说:“别闹,在家里那么大的一根都进去了,这有啥的。”

  

  隆冬腊月,屋外细雪霏霏,滴水成冰,屋内火盆轻拢,温暖如春。

  

  叶明月正闲散的坐在客栈临窗的圈椅里,一面慢慢的剥着椒盐味的小核桃,一面看着她娘领着丫鬟在翻她装着衣裙的箱笼。

  

  大红百蝶穿花遍地金的袄子,玫瑰红撒花的棉绫裙,杏黄色提花的锦缎褙子,各种颜色各样材质的衣裙很快的就铺满了一整张架子床,上面精美的各色刺绣在盈盈烛光下望来也越发的亮丽了。

  

  叶明月没忍住,到底还是开口说着:“娘,不就是回个本家嘛,我随意穿了什么衣裙不成?您至于闹腾出这样大的阵仗来嘛?”

  

  “那怎么成?”

  

  她娘薛氏百忙之中抬了头起来,只说着,“叶家的那一干人,从上至下,谁面上长的那一双眼珠子不势力的?现下咱们阔别十六年再回去,指不定的人人都在背后以为着咱们这些年过的怎样的穷酸呢。我偏要好好的打一打她们的脸。”

  

  叶明月听了,也唯有叹气的份儿。

  

  她上辈子是一户普通人家的养女,养父养母原也对她还算可以,可后来不期望养母自己生了个儿子,对她便慢慢的差了起来。到得后来竟是连书都不打算给她读的了,想让她出去挣钱补贴家用。

  

  那时候她正好高考完,兴冲冲的捧着录取通知书回家,结果被她养母抢过去,两把就给撕了个稀巴烂,然后又告诉了她一番让她出去找工作挣钱的话。她当时受了这刺激,直接冲出了家门,一不留神踩了个没盖严实的水井盖,然后就这样穿越了。

  

  倒是胎穿的。且穿过来没多长日子她就弄明白了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这辈子她的父亲叶贤嘉是武安伯府叶家的一个庶子,不过他却是争气的很,年纪轻轻的便中了两榜进士,外放了一个还算富庶的地方做了知县。她的母亲是大兴薛家的女儿。薛家是经商之家,虽然在这个年代商人的地位是不高的,但架不住有钱。所以薛氏嫁给叶贤嘉的时候很是带了一份好嫁妆过来。而她上头还有一个嫡亲的哥哥,名叫叶明齐,比她大了个六岁,现年十九岁了。

  

  叶贤嘉和薛氏之间少年夫妻,很是恩爱。当初叶贤嘉外放知县的时候,叶明齐才刚刚三岁,他如何舍得离开幼子?且他的嫡母蒋氏也是个刻薄的,惯常给薛氏摆脸子,于是叶贤嘉索性便带了自己的妻儿一块儿到外地上任去了。

  

  随后官场沉浮十六年,目下叶贤嘉已是做到了泰州知州的这个位置,前些时候接了吏部的消息,让他年底回京述职。又正巧叶明齐今年的秋闱是中了举人的,明年开春的时候要来京城参加春闱,于是叶贤嘉想得一想,索性是带了一家子都回了京城来。

  

  而这一路紧赶慢赶的,终于是可以赶在明日腊八的这天进武安伯府了。

  

  只是薛氏却是个要强的。当年她做为一个新媳妇,在武安伯府的时候没少受老太太和妯娌的暗气,现下在外地过了这十来年的舒心日子,丈夫和儿子又是个争气的,怎么着这次回去也不能让人家看扁了去。是以她势必是要明日一家子都穿的光鲜亮丽的回武安伯府的。

  

  这当会她将叶明月装着冬衣的箱笼全都打开了,细细的一件件的看了,半日之后终于是挑拣了一件粉色缕金撒花缎面的立领对襟长袄,一件杏黄色绣折枝芍药的马面裙出来,吩咐着叶明月现下就换了给她瞧瞧。

  

  叶明月是不大乐意换的。

  

  这样的严冬,纵然是屋子里再拢了火盆,可到底也是有几分冷意的。

  

  于是她便跳起来抱着薛氏的胳膊摇了摇,拉长了声调,开口撒着娇,说着:“娘,这样冷的天,你做什么让我去换衣裙?着了风寒可怎么办呢?”

  

  她生下来的时候叶贤嘉便是在江浙一带为官,所以她便学了一口好吴侬软语,娇娇柔柔的,真是听得人心都要融化了一般。

  

  薛氏自来宠她,若是往常听得她这样一撒娇,说什么都会应了她。只是明日回武安伯府她可是想着要扬眉吐气,再不愿别人看扁的,所以纵然这当会叶明月再是撒娇,这事也是没的商量。

  

  但自家的这个小女儿素来便被她和老爷,还有长子给娇宠惯了,性子也拧,硬逼着她去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也是不成的。于是薛氏便伸手摩挲着她的手,面带笑意的哄着她:“乖乖圆圆,你就现下换了这身衣裙给娘瞧瞧好不好?你若是怕冷,娘就让文鸳和彩凤再在屋子里拢个火盆,成不成?”

  

  叶明月出生的时候正是八月十五的晚上。据说那夜空中好一轮明月,于是叶贤嘉便给她取了这样的一个名,又取了个小名,唤做圆圆。而文鸳和彩凤则是薛氏身旁的大丫鬟。

  

  现下叶明月听得薛氏这般说,晓得这事是没的商量的余地了,于是索性便让文鸳和彩凤拿了衣裙,随着她到了屋内的屏风后面。

  

  素色的白纱屏风,原也挡不住什么,明晃晃的烛光下,可以看到少女轻盈曼妙的身形。

  

  而当叶明月在文鸳和彩凤的服侍下换好了薛氏挑拣的这一身衣裙走出来之后,薛氏只喜的眉眼间全都是笑意。

  

  叶明月原就生的妍丽娇美,现下经由她身上这套既富丽又雅致的衣裙一衬,越发的显出她的明媚照人来。

  

  薛氏当下就喜道:“近年来我听得说,大房里的那个二女儿生的极是貌美的,还得了个什么京城双姝之一的名号。依着我说啊,任凭她生的再是貌美也是不及我的圆圆的。明日大家见了面,咱们就好好的将她给比下去。”

  

  “娘。”叶明月闻言就嗔了她一眼,只说着,“别人素来便是抬着别人家的孩子,贬着自家的孩子,怎么到了您这倒是正好反过来了?”

  

  薛氏却是不以为意,笑道:“娘是个直爽的人,做不来那些个虚套子。我的女儿生的好,作什么不夸,反倒要贬?”

  

  眼见得叶明月又要开口说话,想必还是要说她的意思,薛氏便忙起身站了起来,只说着夜深了,圆圆你该歇息了,记得明日一定要穿娘给你挑的这套衣裙之类的话,然后转身便飞快的走了。

  

  她这个女儿虽然现下才十三岁,可有时候就和个小大人一般,说出来的道理是一套一套的,薛氏心里是有些怵她的。


  

  而叶明月望着薛氏的背影,再是看看屋内大开的箱笼和铺满了一整床的衣裙,也就唯有扶额叹气的份了。

  

  她这个要强的娘哟。

  

  不过次日叶明月还是依着薛氏的吩咐,穿了薛氏昨夜挑拣的那套衣裙,同着薛氏一块儿坐在马车里进了京城。

  

  武安伯府位于千张胡同,三间兽头大门,瞧着很是恢弘大气。

  

  只不过现下正值隆冬,空中又飘着雪花,这三扇门都是关得紧紧的,也并没有一个门子在旁边。

  

  薛氏在马车里撩了帘子往外望了一眼,心里便有些不自在起来。

  

  “早先多少日就已经是让人捎了信回来,只说今儿腊八咱们是必回来的。可你瞧瞧,不说有人出城迎接着,现下连个门都是紧闭着的,又没有一个下人等在门口。难不成还要咱们自己去叩门不成?”

  

  薛氏的语气颇有些不忿。

  

  想来也是,叶贤嘉虽说只是一个庶子,但好歹是离了武安伯府十六年后再回来。现下又是进京述职,官位是指定了还要往上再升的,便是真的遣了人出城去迎了他们一家子那也不为过。可现下这倒是算什么呢?连大门都是紧紧的关着的。

  

  这当会自然不是拱火的时候,所以叶明月便柔声的安抚着薛氏,只说今儿天冷,必是下人偷懒之类的话。

  

  而那边厢,叶贤嘉已经是让着自己的长随上前去叩了门。

  

  半晌之后,方才有一个小厮睁着惺忪的睡眼过来拉开了条门缝,探了头出来,语气甚为不耐烦的嚷嚷着:“谁啊?这样大冷的天,乱叩什么门呢?”

  

  纵然叶贤嘉惯常是个温和的人,可是这当会也是有些动了怒。

  

  他利落的翻身下马,握着马鞭子走了过去,沉着一张脸,望着那小厮,冷声的就道:“开门。”

  

  在官场上摸爬滚打了十六年,任凭再是温和的人,那身上也还是有几分不怒自威的气势的。

  

  那小厮被他这一唬,原本惺忪的一双眼立时就睁大了。但到底还是仗着自己背后是武安伯府,就将那因着冷而佝偻的腰板挺直了,色厉内荏的喝问着:“你是什么人?武安伯府的大门岂是你说开就能开的?去,去,赶紧走。”

  

  叶贤嘉深深的望了他一眼,只把那小厮望的已经挺直了的腰板重又佝偻了回去。

  

  “老太爷和老太太没对你说今日二爷要回来的事?”

  

  那小厮茫然着一双眼,只说着:“二爷?什么二爷?并没有人同我说过今日有谁要回来的事啊。”

  

  叶贤嘉的脸色这当会真的是完全的冷了下来。不过他也并没有怎么发作出来,依然是隐忍着,只是望着那小厮,沉声的说着:“去将叶安给我叫过来。”

  

  叶安是武安伯府的管家。

  

  他自然是一早就晓得二房叶贤嘉一家子今日要回府的事。他原也想着要遣了人出城去迎接的。只是老太太蒋氏前几日特地的交代了下来,让他非但不要出城去迎接,反而是等到腊八那日最好是连大门都紧闭着,不放一个下人在门口。

  

  叶安也晓得蒋氏心里的想法。

  

  叶家祖上是靠着军功挣了武安伯这个爵位,虽然也是世袭,但无奈子孙后辈没个有出息的,光有个爵位,没有实权有什么用?照样被人看不上。好不容易这辈儿出了叶贤嘉这样的一个两榜进士,现下又做到了从五品的知州这样的位子,现下吏部又让他进京来述职,摆明儿了这官位还是有得升的,指不定的往后就是京官儿了呢,可不是光宗耀祖的事?

  

  只是叶贤嘉毕竟不是蒋氏肚子里爬出来的,且她自己嫡出的两个儿子现下也都是文不成武不就的,凭什么现下这个庶出的倒是能出人头地了?

  

  蒋氏心里很是不服这个理儿。所以便想着今日二房一家子回来的时候要给他们来个下马威,让他们晓得晓得她这个嫡母的威风,是以这才有了先前门口的那一出。

  

  现下小厮飞跑着进来通报了,叶安心里暗暗的叫得一声苦,然后忙不迭的就跑到了门口去。

  

  叶贤嘉正负手站在门口,身后站着一个身姿挺拔的少年。

  

  叶安飞快的瞥了叶贤嘉一眼,心中也暗自感慨。

  

  到底是当了这么多年官的人,往昔这二爷瞧着再是谨小慎微的一个人,可现下瞧着,便是站在那里没说话的,也自是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意思。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

  

  叶安飞快的在面上打叠出了一个得体热情的笑容,两步抢了上前去,然后打了个软腿儿,就说着:“二爷,可总算是把您给盼回来了。”

  

  叶安是个明白人。老太太拎不清,他却是晓得的。

  

  嫡出庶出的有什么打紧?最重要的得是看谁有本事。

  

  叶贤嘉垂眼望着叶安。

  

  当年他离开武安伯府的时候,叶安还不到三十岁,现下倒是快要五十岁了,瞧着两鬓都斑白了不少。

  

  他心中一时也就有些感慨,便俯身弯腰亲自将叶安给扶了起来。

  

  叶安是这叶府的管家,平日里手中也是有些权的。既然他今儿给了自己面子,自己也得给他个面子。

  

  再说一家子刚回来,得罪了管家也是不好的。

  

  “叶管家,多年不见,你可好啊?”叶贤嘉语气温和的问了一句。

  

  叶安闻言,那一双眼圈儿是说红就红了。

  

  “劳二爷您惦记着,老奴一切都好。”

  

  说罢,捏了袖子点了点眼角,目光望向叶贤嘉身后的少年,问着:“这位就是大公子吧?当年大公子随您一起去外地赴任的时候才三岁,那模样儿老奴现下还记得真真儿的,不想一转眼大公子就长这样大了。”

  

  又殷勤的问着二太太在哪里?又吩咐着方才的那小厮赶紧的通报进去,说是二爷回来了,快让人过来迎接。然后又对叶贤嘉解释着:“这小厮来了没几年,不认得二爷您。您大人有大量,别见怪。老太爷正在前书房里等着您和哥儿们呢,老太太则是在后院儿里等着您。”

  

  一面眼角余光又瞥见薛氏下了马车,于是他忙又抢上前去行了个礼,叫了一声二太太。

  

  薛氏挥手让他起来,随后牵着唇角要笑不笑的,只说着:“听叶管家刚说的这一席话,那府里应当是知道咱们二房一家子今日回来的?怎么先前倒是二爷上前叩门小厮都不开的,只说让我们赶紧走?我还只当这一家子都没人晓得咱们今日回来呢。”

  

  叶安额角一滴冷汗。

  

  薛氏做新媳妇的时候就惯是个嘴头上不饶人的,这么些年没见,这损人的功夫倒是越发的厉害了。

  

  叶安便讪讪的笑,只说着:“都是下人失职,都是下人失职。二太太您宰相肚里能撑船,别跟这些不懂眼色的下人计较。”

  

  薛氏轻哼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谁心里不跟明镜儿似的?哪里是什么下人失职了,只怕是那个老虔婆要给他们二房一个下马威呢。只是做个面子情便怎么了?这还没踏进家门呢,倒平白的惹了这样的一肚子气。

  

  叶安这时又瞧见扶着薛氏的是个方当韶龄的少女,便抬眼望了一望,然后他整个人双眼就直了。

  

  薛氏嫁过来的时候,他私下里同人说起的时候,只说二爷好福气,娶了这样一个美貌的媳妇,便是个商家女也是值了的。可是现下一瞧眼前的这位少女,那可是比二太太当年还要美貌上个好几分的。

  

  简直就跟那刚开的海棠花儿似的,又娇又美。

  

  “这位,这位,”叶安的舌头有些打结,“是五姑娘?”

  

  叶明月出生的时候,叶贤嘉自然是修书回来说了这事。所以虽然这满武安伯府都晓得有这么一位五姑娘,但今儿个这也是头一次见。

  

  叶明月面上带了浅淡的笑意,对着叶安点了点头,就算是打过招呼了。

  

  方才门口闹的这一出,已是教她晓得了,这往后在这武安伯府的日子只怕是不好过的呢。

  

  而叶安回过神来,已是让小厮过来搬马车上的箱笼,自己则是躬身亲自引着叶贤嘉等人去外书房见老太爷。

  

  老太爷名叫叶绍松,早年也是个纨绔子弟。八大胡同里但凡稍微冒了个有名气的美人出来,他必定是要去捧场睡一睡的。败坏了无数家财不说,结果自己还被掏空了身子,落了些个不好的病症下来。蒋氏自然是不愿意再与他同房的,所以便打发他来了前院,遣了小厮丫鬟服侍着,轻易也不让他入后院儿。

  

  现下叶贤嘉等人进了外书房,叶绍松已是端坐在书案后的花梨木圈椅里了。

  

  毕竟是得了病的人,再是每日精心的调养着,到底还是瘦的只剩了皮包骨,纸片人一般,连他身上的那件檀色圆领锦袍都撑不起来,松松垮垮的垂着。

  

  妹纸:刚做完手术,好多了。

  

  ?丝:痛吗?

  

  妹纸:痛。

  

  ?丝:不是说现在都是无痛人流吗?

  

  妹纸:你特么才人流。我是肛裂。

  

  ?丝:咋肛裂了?

  

  妹纸:你烦不烦啊!我放屁撑的行不?

发布于 2022-09-24 16:11:38
收藏
分享
海报
30
上一篇:不要在外面好不好_别这样,会有人看到的 下一篇:女朋友生气了怎么哄_惹女朋友生气了怎么挽回
目录

    忘记密码?

    图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