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哄女朋友吃鸡儿_女生主动让男生㖭自己比啥意思

  翌日的清晨,沈柠从床上渐渐苏醒,睁开双眼的那一瞬间...便看到裹着被子的赖小檬,正趴在自己的怀里,此刻的她缩成一团球,说不上的可爱与俏皮,不过...回想起昨天的经历,顿时又不觉得可爱了。

  

  拿起搁在床头柜上的手机,通过手机屏幕的反射...看了眼自己脖子上的伤痕,虽然与上周相比在数量上少了,可是润红的程度却加深许多。

  

  “怎么活啊?”

  

  “这一天天的...总是咬我。”沈柠叹了口气,随即朝着自己的胸口看了眼,触目惊心的抓痕...以及被她种出来的印记,记忆不由回到昨天晚上的时候,那无法言语的场景。

  

  一开始两个人刚刚打完架...然后很腻歪地抱在一起,结果抱着抱着...这个小女人就忽然变得冲动起来,在脖子上一个劲儿的猛嘬,同时指甲还在胸口上猛抓,挡都挡不住...最终变成这个样子。

  

  当然这并不是重点,重点在于小女人昨晚这件事情,好像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反而理直气壮地睡觉了。

  

  这时,赖小檬从睡梦中醒了,看到一脸沉闷呆的沈柠,抿了抿嘴...伸出手摁着他另一边的脸颊,强行地给掰到自己的面前,糯糯地说道:“大清早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醒了?”沈柠笑了笑,苦涩地说道:“我能不愁眉苦脸吗?你看看又把我弄成这样...下周又不能去学校了。”

  

  “呦呦呦!”

  

  “说的好像你很想去学校一样。”赖小檬娇怒地白了眼,没好气地道:“你去学校和没去有区别吗?整天趴在那里睡觉...一睡就是一天,干脆别来了...浪费学校的教育资源。”

  

  “哎...”

  

  “其实还是有区别的,毕竟学校有你在...只要看到你,我这一天都会开心。”沈柠深深地叹了口气,随后一脸深情地看着怀里的小女人,温柔地说道:“檬檬...你就是我去学校唯一的理由。”

  

  一时间,赖小檬的心都快融化了,虽然知道这里面多半是虚情假意,可是...可是自己就爱听这样的话,就喜欢他用甜言蜜语哄自己开心。

  

  这时,在他怀里的赖小檬,微微地调整了下姿势,伸出另一只手...捧住他的脸颊,娇柔地道:“亲我...”

  

  “啊?”

  

  “呃...要不我们先刷个牙吧?”沈柠小心翼翼地说道:“可以吗?”

  

  “喂!”

  

  “你嫌弃我是不是?”赖小檬那俊柔的小脸胀鼓鼓的,满脸恼怒地说道:“你上次说我的嘴巴可甜了,跟蜜一样的甜...现在又嫌弃我早上没刷牙,你...你...”

  

  “行行行...”

  

  “亲还不行吗?”沈柠撇了撇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上去亲了下,看得出很敷衍,完全是为了履行义务而为之。

  

  片刻,房间里响起了沈柠的惨叫声。

  

  “哎呀!”

  

  “别别别...疼死了!”

  

  赖小檬正狠狠地掐着他的大腿肉,一脸恼火地瞧着面前的这个家伙,以前这个家伙一听到可以亲自己,那是相当激动的...现在却是如此的敷衍,不当回事情,果然...对男人来讲,太容易得到的就不会好好珍惜。

  

  “气人!”

  

  “早知道就应该好好守住自己的嘴,以前是拼了命的亲,现在可好...越来越敷衍了,就这么潦草的点一下。”赖小檬愤怒地说道,同时嫩白的小手已经松开了他的大腿。

  

  “不是...这大清早的亲亲...咱们又不是在拍偶像剧。”沈柠一边揉着自己的大腿肉,一边无奈地说道:“今天你和她们打算去哪里玩?”

  

  “呃...”

  

  “就周边随便吃吃喝喝玩玩呗,不然还能去哪里?”赖小檬随口说道:“你呢?”

  

  “我?”

  

  “我当然回家去了。”

  

  “不然让我一个大老爷们跟你们在一起啊?”沈柠无奈地说道:“你再看看我的脖子...这是能出门的样子吗?要是被别人看到,我这脸往哪里搁?”

  

  “嘻嘻...”

  

  “我觉得这样蛮好的,说明你已经被我霸占了,那些对你有非分之想的女人,看到后自然而然会放弃念想。”赖小檬看着沈柠脖子上那几个伤痕,笑呵呵地道:“我再给你加几个吧?”

  

  “别别别!”

  

  “这几个就够了。”沈柠急忙护住了自己的脖子,惊恐地说道:“再多就受不了,密密麻麻的...密集恐惧症都要犯了。”

  

  “切...”

  

  “瞧你这个怂样。”

  

  赖小檬努了努嘴,突然...自己的手机响了,看了眼来电者是自己的好姐妹小慧打来的,想都没想...直接就给挂断了。

  

  紧着,给小慧发了条微信,告诉她...自己马上起来,先暂时等一下。

  

  “起床!”

  

  “那帮小娘们开始催我了。”赖小檬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从他的身上慢慢地爬起来,随后当着他的面,准备脱掉身上这件开襟睡袍。

  

  纤细修长的玉指捻住那根腰带,接着便轻轻地一扯,顷刻间...睡袍的两边衣襟便慢慢地脱落了,顺着她的玉肩缓缓地滑落,仿佛这一刻牛顿第三定律消失不见了。

  

  “啧啧啧!”

  

  “檬檬!”沈柠目不转睛地看完了整个过程,不禁感慨道:“你有点过分了...大清早地又开始在诱惑我。”

  

  “呃?”

  

  赖小檬愣了下,转头看向依旧睡在床上的他,顿时俊柔的小脸泛起阵阵红霞,恼羞成怒地道:“总有一天!”

  

  沈柠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什么,随即也从床上起身,木摇木摆地走进卫生间,简单洗漱了一番后,从里面出后便看到赖小檬已经换上了一套秋冬便服。

  

  “怎么样?”赖小檬原地转了圈,满脸期待地问道:“好看吗?”

  

  “嗯。”

  

  “你穿什么都好看。”沈柠笑着道。

  

  “算你识相。”赖小檬看着面前的这个臭男人,随后不经意间看到了他的调皮,嗔怒道:“喂?你给我解释解释...这叫什么?”

  

  “啊?”

  

  “噢!”

  

  “这啊?”沈柠一本正经地介绍道:“这个就叫做rdcj!”

  

  “那我走了...记得想我。”

  

  赖小檬抱着沈柠的腰,轻轻地踮起脚尖,在他的脸上亲了下,随便俏柔的小脸蛋儿紧紧地贴在他的胸口处,糯糯地道:“记得早点回来。”

  

  “嗯...”

  

  “注意安全...别让我担心了。”沈柠温柔地说道:“最好每隔一段时间给我条消息,让我知道你现在很安全。”

  

  “知道啦!”

  

  “我觉得你...你有点?嗦!”赖小檬嘴上有点不耐烦的样子,但内心深处却幸福到了极限,这种被人关心的感觉...是任何一个女孩子都渴求的,没有一个女孩子能够拒绝,除非...她真的不喜欢他。

  

  之后,赖小檬便告别了他,去找自己的好姐妹们,沈柠坐在房间里的沙上,犹豫着要不要回家。

  

  “哎...”

  

  “要不...给我老妈打个电话?”沈柠迟疑了下,默默地掏出自己的手机,找到自己老妈的号码,直接就打了过去,结果下一秒...立马摁断了通话。


  

  不行!

  

  先给自己的老爸打个电话...问问情况怎么样。

  

  沈柠找到自己老爸的号码,立马就拨了过去,片刻...对方就接通了。

  

  “喂?”

  

  “爸?”沈柠小心翼翼地询问道:“你...你在哪呢?”

  

  “当然在公司了。”沈卫东接到自己儿子的电话,并没有感到意外,他早就知道儿子会打过来,随即说道:“我说你这小子怎么能欺负小檬呢?搞得我被你妈昨天晚上教育了一顿。”

  

  “哎呀...”

  

  “我真没有欺负她。”沈柠无奈地说道:“我哪敢呀...”

  

  “那为什么你妈讲...小檬被你弄哭了,而且哭得很伤心。”沈卫东好奇地问道:“你...你是不是强迫别人做不该做的事情?”

  

  沈柠抿了抿嘴,苦涩地说道:“这个...我就...”

  

  “哎呀!”

  

  “老爸你懂的呀!”沈柠尴尬地说道。

  

  “懂?”

  

  “我懂个屁!”沈卫东没好气地道:“你这个臭小子...虽然听你老妈讲...你们之间的感情很深厚,但是小檬可是你赖叔和章姨的女儿,不看僧面总要看佛面吧?万一出点事情...怎么整?你让我和你老妈怎么办?”

  

  “哎呦...昨天晚上老妈已经教育过我了,差不多就行了。”沈柠苦涩地道:“爸?我妈在不在家?”

  

  “在家。”

  

  “气还没有消呢。”沈卫东道。

  

  “啊?”

  

  “那...那算了...我不回去了。”沈柠顿时打消了回家的念头,小心谨慎地说道:“爸...如果有什么情况的话,你...你记得给我打电话啊!”

  

  听到儿子的话,沈卫东沉默了许久,严肃地说道:“小柠呀...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回一趟家,根据你老爸我以往的经验,你老妈就在等你回去,如果你不回去的话,有可能...”

  

  刹那间,沈柠恍然大悟,不愧是过来人...一下就把自己给点醒了。

  

  “老爸...”

  

  “你作为过来人...你觉得我回家之后,老妈会怎么对待我啊?”沈柠小心翼翼地询问道。

  

  “我也不知道。”

  

  “总之送你四个字...沉默是金!”沈卫东严肃地道。

  

  “噢!”

  

  “我悟了!”

  

  ...

  

  挂断电话后,沈柠便马不停蹄地前往了家里,许久的时间...便站在了自家的门口,此刻的他从口袋里拿出钥匙,畏畏缩缩地把钥匙插进了锁眼里,然而他却不敢拧开门锁。

  

  有点...有点紧张啊!

  

  也不知道接下来老妈会对我怎么办。

  

  尽管昨天晚上郑燕已经教育过自己,可那毕竟在电话里头...要是面对面的话,沈柠有点不敢往下想了,越想越觉得恐怖?人。

  

  “哎...总该要面对的!”沈柠深吸一口气,随即便鼓起勇气,拧开了门锁...

  

  当他打开门后,并没有着急地往里走,而是探进半个脑袋,朝门后观望了下,现并没有什么人,顿时松了口气,缓缓地走进家门,就当他换好鞋子的时候,忽然...屋子里响起了一阵咳嗦声。

  

  “咳咳!”

  

  “终于知道回家了?”

  

  声音是从沙处传来的,言语简洁,语气冰冷。

  

  “妈...”

  

  “你怎么就干坐着啊?”沈柠站起身子,看到自己的老妈坐在沙上,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而她跟前的电视出于关着的状态。

  

  “哼!”

  

  “你说呢?”郑燕黑着脸说道:“过来!”

  

  “哦...”

  

  沈柠拉怂着脑袋,慢慢吞吞地朝着客厅沙处走去,然后坐在了自己老妈的边上,当屁股刚刚沾到沙面,一家之主的手便迫不及待地伸了过来,直接拧住了耳朵。

  

  “哎呀呀呀...”

  

  “疼疼疼!”沈柠被歪着脑袋,满脸痛苦地哀求道:“妈...昨天不是已经教育过了吗?”

  

  “我不解气!”郑燕恼怒地说道:“你这个臭小子...胆子不是一般大的,居然敢真的对檬檬下手。”

  

  “我...”

  

  “我...”沈柠话到嘴边,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讲了,索性闭上了嘴巴。

  

  “怎么?”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郑燕没好气地道。

  

  “没...没有。”沈柠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这时,郑燕松开自己的手,看着坐在边上垂着脑袋缩着脖子的亲儿子,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你呀...在心急什么呢?这有什么好心急的?檬檬难道还会跑了吗?”

  

  沈柠撇了撇嘴,依旧保持着沉默是金的原则。

  

  “这脖子又是檬檬亲的吧?”郑燕现了儿子脖子上的异样,苦笑道:“她怎么总是喜欢亲你的脖子?”

  

  “不知道...估计她就这习惯吧。”沈柠撇了撇嘴,抬起头脑袋冲自己的老妈说道:“妈?我问你一个问题...就是以后我和檬檬结婚了,我能不能把户口迁出去,自己独立一个户口?”

  

  听到他的这番话,郑燕眉头微微一挑,儿子的这个套路很明显,就是想要在未来的时候,让儿媳妇脱离自己这座靠山,然后他就能无法无天了,不过...这套路似曾相识,不就是当年自己老公的套路吗?想不到儿子居然也用上了。

  

  郑燕并没有回答,而是淡然地说道:“这是你爸教你的?”

  

  沈柠愣了下,隐约间察觉到一丝不对劲,急忙点头承认道:“没错!就是我爸教我的!”

  

  话落,心里暗暗嘀咕道...

  

  爸!对不起了!

发布于 2022-09-24 16:11:43
收藏
分享
海报
34
上一篇:蹭一会儿就有水证明什么_是不是水越多是想要 下一篇:想吃棒棒糖吗,自己来,我不乱动你好快啊过来让你㖭
目录

    忘记密码?

    图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