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我们换个姿势吧_我已经趴好了

  作为一个谍报人员,苏律想过无数种死法,被击毙,坠楼,溺亡……就是没想过他会被童话书砸死。而那本童话书,还是他的“未婚妻”爱看的。

  

  由于工作性质的原因,苏律长年过着见不得光的生活,养成了他“宁愿一整天对着数据也不想面对女人”的性格,为了解决他的婚姻问题,组织人性化地为他安排了一个女人――一个聋哑人。

  

  得知此事,苏律很是不屑,心里嘲笑上级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于是,第一次见面那天,苏律穿上了压箱底的衣服,提前一个小时就在甜品店里等。

  

  苏律穿了一件白衬衫,纽扣扣到最后一粒,他不常出门,更别提在白天出门,所以皮肤异常白皙,引得不少小女孩频频往他这边看。苏律挑眉,貌似不屑,嘴角却悄悄扬了起来。

  

  他左等右等,门口摇摆着走来一个金色卷发的高挑女人,如果可以忽视她略为“壮硕”的身材,我们姑且可以称她为“女人”。

  

  她不会来这桌她不会来这桌她不会来这桌……苏律正襟危坐,双手紧握。所以,她还是来了这桌。

  

  苏律对旁边的介绍人其实是同事说:“她太高了。”嗯,以后儿子的身高有保障了。

  

  “太壮了。”宝宝以后应该会很健康。

  

  “太黑了。”刚好跟他中和。

  

  “妆这么浓到底长什么样子?”以后女儿可以跟她妈学化妆。

  

  说到这里,苏律飞快看了她一眼,面色不改,却悄悄红了耳根,特别当她弯腰捡起掉落的勺子,那白花花的胸脯让苏律很是反感,他看了看身旁的同事,拍拍他的肩膀,不满地说:“你去结账,然后就别回来了。”

  

  同事一愣,无奈地说:“看不上?”

  

  苏律挑眉:“很一般,不过也没犯什么错,就当给她一个机会了。”

  

  他话音刚落,女人手边的玻璃杯被她不小心碰倒,果汁尽数洒在他的裤子上。苏律起身,腹部还在往下滴水,乍一看就跟失禁一样。女人睁大眼睛,一脸惊恐,条件反射似的拿起餐巾帮他擦拭。

  

  苏律喝止:“你在干什么呢!”女人呆了呆,仿佛看出他的不满,满脸的不知所措。

  

  同事打圆场:“要是不行就换一个,你别吓到人家姑娘。”

  

  苏律看看同事又偷偷看了他一眼,没说话,低着头走出餐厅,满脸通红。他自认不是一个性欲旺盛的人,偶尔来兴趣了也是用右手解决,快感是有,但是没有别人说得那么邪乎。但是刚才,他竟然有了感觉。

  

  一个月之后,苏律出任务回来,女人成了他的未婚妻。她的名字叫卜诺,苏律看到她写在纸上的名字后第一反应就是很难听,一点都不优美,所以他常常在两个人的时候叫她诺诺。

  

  卜诺爱看童话不离手,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幼稚,苏律不屑,他每次回来都会拍下她蜷缩着双腿靠在沙发上看书的样子,下一次出任务的时候想了就看上一眼。

  

  卜诺还是个路痴,每次出门都像一场事故,所以她不爱出门,每次迷路了都会乖乖站在原地等苏律接她回家。远远看到苏律的时候,就高兴得手舞足蹈,苏律觉得她像个白痴,把她领回家还是会做她爱吃的小鸡炖蘑菇。

  

  每次吃过晚饭,她就会摸着肚子懒洋洋地靠在他怀里跟他撒娇,于是他产生这样一种错觉:我女朋友虽然比我高半个头但是她依然很娇小,她是需要保护的。

  

  没错,她是需要保护的!

  

  往冰箱里存放放食材的速度慢慢变缓,苏律回头,卜诺正在洗碗,她围着围裙,阳光打在她的脸上,那姿势优美的像是在弹钢琴。“啪”地一声,盘子在落在地上,四分五裂。这是,家里最后一个盘子……

  

  卜诺回头,看见不远处的苏律,红了脸,低着头,像一个犯了错的小孩。苏律心痛地摇头,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他大步走到她身边,拉着她的手就往外走。卜诺很是疑惑,打着手势问他发生了什么。

  

  事实上,苏律已经跟组织失联了整整一个月,这期间他试过各种方法企图与组织取得联系,都以失败告终。

  

  他一边打着手势一边说:“组织可能遇到了一些麻烦,我也要出去避避风头,你要跟我一起吗?”

  

  她露出担忧的神情,用手势说:等我一下。

  

  苏律目送她进房,过了很久,久得他都快不耐烦了,她出来了,抱着她的童话书。

  

  都是大逃亡了还带着童话书,当板砖用吗?他走到她身边,温柔地把她鬓角的碎发撩到耳后,他说:“对不起,让你跟我担惊受怕,你放心,等过了这一阵我就带你出国看医生,我好想让你听到我的声音,也好想听听你的声音。”他懂一点医学,知道她这是先天性的,治愈希望渺茫,只是自我安慰罢了。

  

  “这就不劳你费心了。”“她”说。

  

  耳边响起浑厚略带沙哑的男声,他脸色一变,聪明如苏律,动动脑子就知道中招了,第一反应就是跑。可惜一切都迟了,门被打开,他被围得水泄不通。

  

  “苏律?世界顶尖的情报员?”卜诺那张的脸上漾起了从来没浮现过的嘲讽的笑,“为了抓到你我可是装了三个月的女人。”

  

  卜诺摘下假发,里面竟然是板寸!配上立体的五官,尽管妆化得有点毁,可是那明明就是一个男人!

  

  作为一个情报员,苏律的信条是:不撬保险柜,但文件却主动送上门来;不持枪闯入密室,但门却自动为他打开。

  

  这些,卜诺做到了。

  

  他们,差一点就结婚了。

  

  生平第一次,苏律感觉到挫败,如果让组织里的人知道他把一个男人当成女人一起生活了三个月,还差点被骗婚,那他无疑将包揽未来三年的笑料。

  

  他们肯定会问他:“你们都上床了为什么还没有发现他是男人?还是你本来就是gay?”

  

  他会告诉他们:“我们还没有上床。”

  

  那么他一直无法验证的x能力将再次被群嘲。

  

  苏律勾起嘴角,耸耸肩,他说:“如果我说我早就知道你是间谍你信不信?”

  

  卜诺看了他一眼,“你猜我信不信?”他笑了,“别试图跟我耍花样,你有多么诡计多端我可是早有耳闻。”

  

  “我就算再爱耍花招,可我从来没有骗过你。”他动情地说,表情滴水不漏。

  

  卜诺愣了,大脑飞快转动,他在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上级就告诉他苏律是一个极其狡猾谍报天才,可是他接触到的苏律,却像是另外一个人。

  

  “因为你说你想过简单幸福的生活。”苏律指了指他手里的书,他所以为的,世界上最善良温柔,生活在童话世界里的未婚妻,“她”是个男人,还是个间谍。

  

  卜诺低头,封面上那歪歪扭扭的大字也在嘲笑他。突然,苏律冲出包围圈,直奔阳台,卜诺暗道不好,其他人都掏出手枪,他大喝:“上头说要活的。”说着就把童话书砸向苏律。

  

  苏律纵身一跃,腰上拉着一根细钢丝,就在他以为自己将重获自由,突然间,头部遭受重击,脑子昏昏沉沉,他看见那本比内科先他一步落地,眼前一黑,失去知觉。

  

  脑子里唯一的想法是:他宁愿被枪打死也不想被童话书砸死。

  

  如果你以为这就是苏律短暂但精彩的一生,那你就大错特错了。黑暗中,耳边响起一个声音,苏律皱眉。

  

  系统:欢迎来到成人童话世界,我是o4o1号,很高兴为您服务,尊敬的女……先生?!

  

  苏律:是谁在说话?

  

  系统:哦,尊敬的先生,由于意外,您被本书砸死,作为补偿,将由我带领您领略成人童话的美妙。

  

  苏律:我已经死了?

  

  系统:您的精神还在本书内,如果您有强烈的求生欲,那么你可以尝试着完成每个童话世界里我们给您的任务,任务全部完成将有机会获得一次重生机会。

  

  苏律:都是些什么任务?

  

  系统:世界不同,任务不定,碰到目标人物才会解锁。另外,先生,请问您的性取向是?

  

  苏律:性别男,爱好女。

  

  系统:请见谅,为了让您更好地体验剧情,我们会稍作修改,祝体验愉快~~

  

  然后,长时间的沉寂。

  

  苏律独自一人在一间干净整洁的房间里醒来,他摸了摸头,一点伤都没有。夕阳的余辉从偌大的落地窗洒进来,他眯着眼睛,眼角的余光扫到床头的童话书,苏律挑眉,只见封面上歪歪扭扭地写着几个大字:海的儿子。

  

  海的儿子?不应该是海的女儿吗?当时,苏律很天真的以为,“海的儿子”是指他自己。后来,苏律才知道,所谓的剧情也就是搞基,所谓的稍作修改就是让他起不能,方便搞基。


  

  手机响了,他接通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声:

  

  苏医生,十三床的病人病情突然恶化,你赶快来医院。

  

  做完手术已经深夜,苏律看着病人身上缝得密密麻麻的伤口,脑子里布满了蓝色鱼鳞,眼前一花,他烦躁地摇摇头。

  

  他已经看了那所谓的《海的儿子》看了不下二十遍,剧情跟《海的女儿》一模一样,就是把美人鱼和王子的性别颠倒了,可是系统说的攻略人物却迟迟没有出现。

  

  “苏医生,你怎么了?”收拾器材的实习生看出他的异常,自告奋勇说,“我前段时间刚考了驾照,我可以送你回家。”想起苏律最不喜欢别人看刻意接近,于是补充,“希望你不介意我拿你的车练手。”

  

  “我不介意。”苏律站直,撩了下衣摆把手插进裤子口袋,“可是我的车介意。”即使是再普通不过的白大褂,也被他穿出了禁欲的感觉。

  

  实习生眼里的笑容一闪而逝,把剪刀按从小到大的顺序排整齐,再也开心不起来。

  

  那闷闷不乐的清秀面容让苏律摇头,他脱下手套走出手术室。怎么现在的学生不想着钻研科学净想着找关系?

  

  但是在这个世界适应几天之后,苏律不再天真的以为他带的实习生那么殷勤是为了走后门,很多时候他看他的眼神都让他起鸡皮疙瘩,隐隐还有一丝兴奋。当他第一次面对湿了一大片的内裤时,同时发现自己无法勃起了。那么,问题来了,这些水是从哪里流出来的呢?再看看这个世界颠倒的性别观念,这明明就是从后面流出来的。

  

  苏律熟练地把内裤扔进洗衣机里,前面不行后面行,分明是为了让他被男人抱,一想到卜诺那个变态,他平静的眼眸升腾起愤怒的火焰。

  

  他原来还想在这个世界多停留一会儿,他从来没有像这样在阳光下生活,现在看来他要赶紧完成任务离开这里,卜诺那家伙还在等着他不是?

  

  下午,苏律刚到医院,科室里的女医生就嚷嚷道:“苏师傅,你家十三姨又来找你了,前脚刚走!”

  

  苏律穿上白大褂,在椅子上坐下,表情未变。

  

  女医生口中的十三姨是苏律的一个病人,十三号床位,前几天苏律刚帮他做完手术。因为疾病导致精神错乱,一个大男人整天跟在苏律屁股后面,病情得到控制也不出院,大家都拿他俩打趣。

  

  这时,走廊上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苏医生,听说你昨晚又熬夜了?”谢又安走到门口,看见苏律冷淡的俊美面庞生生止住了脚,怯生生地倚在门边,一动不动。他记得苏医生好像说过很多次,不许他主动找他,否则就让他出院。

  

  生病之前还是浪荡公子哥,如今这副受气小媳妇姿态也是醉了,而且他蓝白条纹的病服纽扣都扣错了。女医生“噗嗤”一笑,水都喷到了病例上,手忙脚乱地收拾。

  

  苏律埋头写病历,声音波澜不惊:“你先回去,我等会儿去查房。”

  

  谢又安恨不得时时刻刻见到苏律,可是他不喜欢跟大家一起见到苏律,因为大家都看得见的他冰冷果决,精准得像个机器,那样的他救了很多人,可他就是不喜欢。

  

  他把求助的目光投向女医生,周敏帮忙打圆场,“十三姨因为昨天不小心睡着了没看着你下班懊悔极了,你就当是陪病人聊聊天,可怜可怜他,至于查房这种小事就由小女子代办了。”

  

  见苏律没有反应,周敏给谢又安使了一个眼色,拿着东西离开,顺手把门窗都关上了。

  

  当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苏律放下笔,“你的病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没必要整天霸占着病房。”

  

  “那我就转到普通病房。”谢又安贪婪地看着他,诚恳地说。

  

  “只要你在医院一天就不可能转普通病房,你家里每年给医院捐那么多钱。”他双腿交叠,修长灵活的手指敲击桌面,像是在弹钢琴,“你的精神紊乱的因为长期服用药物,回家调养一段时间就可以康复。”

  

  谢又安低着头,忽然没了声,苏律则继续看病例。突然,“噗通”一声,谢又安跪在苏律面前,手紧紧地抱着他的小腿,分开他交叉的双腿,脸颊蹭着他的膝盖内侧。

  

  “宝宝我们换个姿势吧,我已经趴好了。我不想离开你,无论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不想离开。”他穿着跟所有病人一样的病服,上衣的第二课纽扣和第三课纽扣扣错了,露出小麦色的皮肤,以及漂亮的肌肉线条。

  

  苏律神色如常,左手食指摩挲着右手小指指腹,“我没什么需要你为我做的。”

  

  “不,你需要。”谢又安很笃定,眼睛里闪烁着奇异的光。

  

  随着他的动作,苏律感到脚掌一片酥麻,他一脚踩在谢又安的脸上,沉声道:“请你适可而止。”

  

  他的病人不仅心理有问题,还是个变态。

  

  苏律斜坐在椅子上,一只脚被谢又安捧在手心,另一只脚足尖点地,抓着椅背的手指节发白。他用泛着水光的眼睛和谢又安对视,气息有些不稳。看见对方的目光变得更加痴迷,他眨了下眼睛,穿着皮鞋的右脚迅速踢在他的下巴上,表情变得冷硬。

  

  谢又安正舔得起劲,忽然被一脚踢开,他来不及闪躲,牙齿咬到了舌头,满嘴血腥味。

  

  “看来我真要立刻给你一张出院证明,你的病已经不能再拖,你得尽快找个心理医生。”他若无其事地说,把湿哒哒的脚塞进了皮鞋里。

  

  谢又安瘫坐在地上,靠着桌腿,喘着粗气,他把傅灵每句话每个字每个神情都在脑海里过了一遍,不够,怎么都不够,他看不够这个人。

  

  “我那天看见你在厕所里……”他抹了一把嘴角的血,由于舌头被咬伤,说话有些含糊不清。

  

  苏律斜斜瞥了他一眼,撩起衣摆站了起来。

  

  谢又安双手着地,爬到他面前,扯着他的裤脚,问:“你是吧?你是吧?”

  

  “那又怎么样?”他的话平静的没有一丝感情。

  

  “那为什么我不行?”谢又安质问,“为什么你宁愿自都不愿意接受我?大家都说你是单身,为什么我不行?”

  

  “那就让我来告诉你为什么你不可以。因为你不能满足我。”

  

  “为什么不能满足你?”他支支吾吾地说,“我正常也有,也有……”

  

  “你的大小我会不知道?”苏律无情地打断他,“你的皮还是我割的。”

  

  谢又安脸色一白,他怎么不记得这件事了?趁他没回过神,苏律拿了钱包快速走出去。

  

  “苏医生你……”苏律目不斜视地从周敏身边大步流星地走过,周敏回到办公室,看见谢又安瘫坐在地上,一脸茫然。

  

  苏律驾车从医院离开,进了一家商场,短短五分钟就拎了一个袋子出来。他每走一步,那黏湿的袜子粘在脚上,痒痒的,仔细听好像还能听见水声。

  

  他没有多想,只想把车子开到一个隐蔽的地方。他把车子从市中心开到一个稍微冷清的街角,脱下鞋,换上了干净的袜子。眼看附近没有人,苏律咬着唇,把手伸进了内裤里,过了一会儿,他把手拿了出来,抽了几张纸仔细地擦掉了手指上亮晶晶的液体,眼角都泛着水光。

  

  可是瞥见下半身,苏律的脸色又冷了下来,还是什么反应都没有。看来他真的变成了跟卜诺一样的变态。好在苏律的心理承受能力和适应能力很强,出了问题不会自怨自艾,他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快速找到一条美人鱼。

  

  他轻蔑一笑,把车子开得飞快。过了半个钟头,他还在原地打转。只听说过在原始森林迷路,没想到他也会在二十一世纪的钢铁森林里迷路。

  

  苏律的方向感好到只要是走过一次的路就能走回去,可是今天……他看了一眼塑料袋里的湿袜子,打开了gps定位导航。

  

  车子在马路上飞驰,一个转弯,苏律眼前一亮,某个闪着蓝光的招牌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人鱼の店。

  

  那几个闪烁的蓝字就像那条晶蓝色的鱼尾一样占据了他的整个大脑,压得他喘不过气。后视镜里渐渐看不见那家店,他急刹车,转了个弯,把车子开了回去。

  

  把车子停在路边,苏律一步步踏进那家店。

  

  店门是两扇蓝色水晶门,反射着璀璨的光芒。台阶上铺满了贝壳,看起来凹凸不平走上去却并没有不适。

  

  推开店门,入目的是一大片水族箱,装满了蔚蓝的海水,里面有珊瑚,有水草,有礁石,就是没有人鱼。

  

  “请问客人有什么需要?”礁石状的柜台后面探出来半个身子,笑起来眉眼弯弯,很是可爱,他有一头及腰的长发和一个洋气的名字,他叫浅仓。

  

  “这里主要经营什么?”苏律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这个奇怪的老板,他看起来足足有两米高,如果他脚下没有踩着什么东西的话。

  

  “当然是贩卖人鱼啊亲~~”老板伸出长长的手指向外面的牌子,“货真价实童叟无欺哦亲~~”

  

  竟然真的有人鱼贩卖机构存在,这要是再现实生活中捕捉到人鱼这种怪物恐怕要送到中科院。不过在这个世界嘛,他应该先入手一条,看看会触发什么任务。

  

  “是吗?”

  

  他话音刚落门再次被推开,一个穿着黑色运动装留着平头的壮硕男人匆忙跑到柜台,一把抓住了浅仓的手,急切地说:“你快跟我走!洛萨不行了!”

发布于 2022-09-24 16:09:12
收藏
分享
海报
111
上一篇:女生的小雏菊是什么意思_女人的小雏菊是什么样子 下一篇:过来趴下我喜欢从后面来_宝贝,你是我的,全部都是我的
目录

    忘记密码?

    图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