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在女生身上玩滑滑梯跷跷板

  凤毛村,神州内的一个贫困小村。

  

  初秋时节天气依然闷热,一场暴雨过后,松软崎岖的小路就变得异常泥泞,一个瘦高的女孩,手拉着一个庄稼汉,一只手扶住肩上的农具,二人一脚深一脚浅的走着。

  

  女孩一头乌黑秀长的头发被扎成马尾,额前的刘海将一张精致的小脸遮去一半,汗水顺着她的脸颊慢慢的流出,在夕阳的余辉下闪着光,庄稼汉看到后一脸的心疼,“小嫣,我们歇会再走,别累坏了。”

  

  姜岚嫣扶着老爸坐到小石坡上,用袖子擦去脸上的汗水,冲着老爸幸福的一笑,将肩上的农具放下,紧了紧系在农具上的布鞋,又弯下腰将裤脚向上撸了撸,清幽婉丽的声音响起:“马上就要到家了,回去后得把脚上的泥巴洗干净。”

  

  老爸看着自己的女儿,咧开嘴笑了,从腰间取出一个烟斗,吧唧的吸了几口,白色的烟圈缭绕起来。微风拂过一阵的清爽,姜岚嫣仰头看着高高的天空,听着树林里草木的戚戚声,无比的惬意。

  

  “围住他们!”

  

  一声粗暴的厉喝声打破了祥和宁静的氛围,姜岚嫣猛地抬头看向来人,三个小青年从对面的树林里窜了出来,染黄发的男子举起手里的镰刀,指着姜岚嫣操了一声,“给我打!”

  

  看着两个凶神恶煞的男子冲向这边,老爸顿时慌了神,想起身边的姜岚嫣,赶紧扔掉烟斗,一把推开姜岚嫣,挡在姜岚嫣的身前,大呼:“小嫣快跑!”

  

  姜岚嫣看向身前,高不过自己肩膀的老爸,心里无比的温暖,再看到拿刀奔来的两人,刘海下漆黑的大眼睛里闪烁着寒光,真是活的不耐烦了?都找到这儿了,自己不是说过,退出这一行,为什么还来找麻烦!

  

  轻身绕过老爸,一脚扫过,踢到一个男子的右脸,男子一头栽倒在稀泥巴里,还没来得及哀嚎,姜岚嫣已经光着脚踩在他的背上,顺势将另一个男子也踩在了脚下,眼睛微眯,看着远处黄毛男子。

  

  黄毛惊得张大了嘴巴,瞪大了眼,踉跄的向后退了两步,仅在眨眼间他的两个兄弟就被撂倒了!这女的怎么这么能打?那人不是说,教训教训一个小姑娘吗?自己肯定是被骗了,意识到这点,黄毛看着姜岚嫣眼里全是畏惧。

  

  “你要是再敢向前跑一步,你下辈子就准备坐轮椅吧。”看着黄毛转身逃跑时眼里的恐惧,嘴角浮现一抹邪笑,姜岚嫣慢慢悠悠的说出。

  

  黄毛立即就钉在原地,一动不敢动,因为就在他转身逃跑时,一把镰刀从他的头顶飞出,插在他面前的地面上,刀面上还闪烁着寒光,黄毛喉咙吞咽一下,颤抖的转过身。

  

  姜岚嫣满意黄毛的举动,动动脚,将脚上的泥巴全擦在脚下人的身上,看着黄毛淡淡悠悠的问:“谁派你来的?”

  

  黄毛看着姜岚嫣脚下哀嚎的两人,畏缩着身子,诺诺地说:“一个不认识的男人,他让我们来教训你,”说完,黄毛立即求道:“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女侠你就饶过我们吧!”

  

  听完黄毛的话,姜岚嫣嘴角忍不住的抽搐一下,她竟然成‘女侠’了?不过听黄毛的话,不是道上的人来找茬,那又会是谁?姜岚嫣微眯着眼睛,注视着黄毛,思量黄毛话里的可信度。

  

  恐慌过后的老爸回过神来,粗大厚茧的老手紧紧地抓住姜岚嫣的手,声音都有些变调,但是说出的话,全是对姜岚嫣的关心,“小嫣,你有没有伤到?快让老爸看看。”

  

  姜岚嫣拉住老爸的手,侧过头对着老爸一笑,“爸,我没事,你不要害怕,他们是在和我们开玩笑呢?”姜岚嫣必须这样安抚老爸,老爸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勤勤恳恳的劳作,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不要吓到他就好。

  

  “开玩笑?”老爸有些不敢确信,眼里还残留着惧怕,看向黄毛,嘴里还呢喃一句。

  

  姜岚嫣立即一个冷眼看向黄毛,黄毛打了一个寒颤,讨好的对着老爸小心的笑道:“对,我们在开玩笑呢,吓到大叔了,大叔对不起了。”

  

  得到黄毛的回答,老爸显然释怀了,黝黑的脸上充满了怒气,转过身子东看西看,让黄毛看着疑惑,姜岚嫣嘴角噙笑地看着黄毛,果然,老爸是在找他的农具。

  

  黄毛看着老爸操起一把锄头向他挥来,想躲又不敢躲,无比凄凉的看着姜岚嫣,钉在那里,等着老爸打来,老爸一边骂着小子不懂事,这种玩笑能开吗?一边打着黄毛的屁股。

  

  老爸也是适当的教训一下,打够了,气也消了,对这件事也就彻底释然了。

  

  姜岚嫣坐在老爸身边看着眼前三人,指着被她踩过的两人,“你们两把上衣脱了,帮我把老爸背回家。”

  

  两人规规矩矩的站着,听见姜岚嫣发话,如蒙大赦一般,点头如捣蒜,立即脱了衣服,将老爸背起,走在前面。

  

  待到和老爸隔了一段距离,姜岚嫣一把揪起黄毛的衣领,寒声问道:“那人到底是谁?”

  

  黄毛顿时惨兮兮地说:“我真的不知道他是谁,他只是给了我很多的钱,是我见钱眼开,我活该,女侠你就饶了我了吧。”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姜岚嫣岂是那么好糊弄的,眼里寒光一闪,手下一动,咔嚓一声,黄毛哀嚎一声,他的一根手指被姜岚嫣掰错位了。

  

  姜岚嫣不是恶人,以前在道上她也混过,她最恨的就是有人去惹她的家人,这是她的底线,今天突然找来的黄毛,让姜岚嫣不安起来,以后她不在的日子里,难保没人会去找老爸的麻烦,老爸要怎么办?

  

  这种事是她绝不允许发生!在她走之前,她要杜绝一切安全隐患,然而这个黄毛她看着陌生,不是她管辖区的,所以黄毛所说的男子她必须要找到。

  

  黄毛心里叫苦不迭,看着姜岚嫣眼里的杀机,黄毛是真的害怕了,突然他眼前一亮,讨好的对姜岚嫣说:“女侠,那人叫我给您带了一封信,他说您看了之后会放了我的。”

  

  姜岚嫣眼睛微眯,在怀疑黄毛的话,“为什么之前你不说,现在却说了?”

  

  “我忘记了,忘记了,你看真的有信。”黄毛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封皱巴巴的信,送到姜岚嫣眼前。

  

  姜岚嫣接过信,松开黄毛,打开信,两眼顿时一冷,阵阵的杀气散发出来,黄毛吓得两腿发软,这时的姜岚嫣和刚才完全变了一个人,这时的她就仿佛是来自幽灵地狱的杀神。

  

  黄毛大气也不敢喘一下,静等着姜岚嫣恢复过来。片刻后,姜岚嫣深吸一口气,收起眼中的杀气,无力的闭上眼睛,紧握了手里的信,脑袋里却是一片空白,她该怎么办?

  

  看着眼前两间土砖夹杂的平房,这是她住了十八年的家,虽然自己是捡来的,但是老爸待自己如亲女儿一般,老爸一辈子没有结婚,将全部的精力都用在自己的身上。


  

  姜岚嫣在心里怨恨抛弃自己的亲生父母,现在的老爸才是自己唯一的亲人,所以,谁都不能伤害到老爸。

  

  姜岚嫣斜睨了眼黄毛等人,交待一些话,如果她以后不在家时,老爸的安全就交给他们了,如果出了事唯他们是问。

  

  虽然心里清楚,背后那人势力太强大,就算是她,在老爸身边也不能保证老爸没有生命危险,岂是黄毛三人就能顶事的,最多不过是希望在自己走后,老爸能过的好一些。

  

  三人如蒙大赦,一番发誓保证后,快速逃离这里。姜岚嫣再一次看了手里的信,眼里闪过不甘,愤怒,无奈,最后撕碎信,纸片飘落一地。

  

  姜岚嫣决定不管背后那人出于什么目的,她都不能让老爸受到危险,她会遵照信上所说的去做,唯一让她心里好受一些的是,她去的那个地方会让老爸开心。

  

  姜岚嫣笑着回到家,拿出一封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老爸看的热泪盈眶,。

  

  这一幕刚好被一个学生用手机拍下,而姜岚嫣却浑然不觉。

  

  感触一番后,姜岚嫣忽然发现一个问题,今天不是新生报名的时间吗?为什么看不到有关新生报道处的横幅,没有指引她要怎么去报名登记。

  

  姜岚嫣忽然不走了,静静地站在原地等待着,她现在刚好站在一条东西纵贯的校道上,这条校道也就将学院划分东西两个部分。她在观察,既然今天是新生报道,必然会有大量的学生朝同一个方向去,那里可能就是报道处。

  

  可是等了一会,眼前的走过的学生却在锐减,姜岚嫣看了一下手上的电子表,已是下午六点多了,姜岚嫣有些急了,怀疑这里的学生难道都不用报名吗?她需要拉住一个学生问问才行。

  

  事情好像很被动,随着天色渐晚,校园渐渐的安静下来,来往的人都不见了,只剩下寥寥几辆轿车经过她身边。

  

  姜岚嫣挑眉冷看,这还是学校吗?忽然眼前闪过一辆银白色的跑车,姜岚嫣看着那辆跑车开进了停车场,她没有犹豫,立即追了上去,如果错过今天的报名机会,就等于她的任务失败,远在千里之外的老爸将会有生命危险,她赌不起。

  

  远远的看见从银色跑车上走下一个身着白色运动服的男子,男子关上车门,手里拿着一份文件,踏步向外走去。

  

  这里是学院东区的一个停车场,由于这里不是主要的办公区,天色又晚了,停车场里仅有男子的车停在这里,校墙上是白色的围栏,点点的粉花,零星的点缀在青葱的藤蔓上,微风拂过带来一阵醉人的香气。

  

  男子最喜欢把车停在这里,他很享受这里的宁静,感受着微风中的花香,原本凝重的心一下子就放松不少,看了眼手里的报名资料,目光一沉,转身向前面的一栋楼走去。

  

  姜岚嫣跑近一些,看见男子背对着她向前走去,想着怎样开口是最有礼貌的,张开口,谦和的请问道:“前面的那个同学,能问你一件事吗?”

  

  男子身形略微停顿,清冷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嫌恶,随即继续向前走去。

  

  姜岚嫣微微一愣,前面的男子对她的询问置若罔闻,让姜岚嫣心里多少有些不快,目光微沉,快步追上男子,在男子身后再次有礼貌的开口,“同学,我想请问一下,你知道新生报到处在哪?晚上在女生身上玩滑滑梯跷跷板吧。”

  

  男子依旧向前走,并未回头去看一眼姜岚嫣,姜岚嫣只听到一个低沉中带着冷硬的声音传来,“不知道,你去问别人。”

  

  感受到男子语气里的清冷,甚至带着一丝讨厌的意味,姜岚嫣皱起眉,从她进入校园开始,就一直遭到别人的冷眼,现在她只是礼貌的询问一下,也遭到拒绝,还是坚硬的拒绝,她十分想知道这是为什么。

  

  让她去问别人,现在校园里空荡荡的,她要去问谁。姜岚嫣也不强求别人什么,既然他都说不知道了,她还是自己到处找找,说不定就能找到报名处。

  

  目光从男子身后转向周边,忽然眼前一闪,男子手里的文件让姜岚嫣看的清楚。

  

  一股怒气由心底升起,男子手上拿着的几页纸,黑白分明的写着‘新生资料’,可见这男子也是来报道的,看着男子走的坚定,方向明确,他能不知道报名处在哪嘛。

  

  之前一直怀疑这里的人为什么对她冷眼以待,现在她完全明白了,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看了眼旁边的银色跑车,漆黑的瞳仁里闪过寒光,富二代是看不起像她这样的穷人。

  

  姜岚嫣不动声色的看着男子走进一栋教学楼,随后便带着行李也跟来进去,抬头看见男子已经上了楼,下一个转身就要消失在眼前,姜岚嫣立即踏上台阶,可是身前突然被一只手拦住。

  

  男子一个转身露出半个侧脸,让姜岚嫣看见了,记在了心里,那个男子的侧脸十分的好看,棱角分明的脸型,鼻梁高挺,身材高挺,加之一身的白色运动装,显得十分帅气。

  

  姜岚嫣眼看着男子就要消失在眼前,心里不免有些急,因为一旦进了楼里,每层楼上都有许多的办公室,她不知道男子会进入哪间办公室,耽误了报名,代价却是十分沉重的。

  

  想到这里,姜岚嫣一把打掉拦住她的手,有些阴沉的说:“让开!”

  

  “嗯?”的一声在姜岚嫣旁边响起,姜岚嫣侧过头向下看去,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中年男子仰着头,戴着金丝眼镜瞪着她。

  

  姜岚嫣听出中年男子语气的里的怒气,再看到中年男子瞪大的眼睛,意识到自己刚才一时情急,话说的冷酷了,她没忘记自己到这里来的目的,还是少生是非为好。

  

  对着中年男子道歉,向中年男子说明原由,便安静的站在一边,耐心的等着。

  

  刘海涛就是专门在这里等姜岚嫣的,开过上层会议后,竟然没有一个老师愿意给姜岚嫣登记,更没有老师愿意接纳她进入班级,直接就表态将姜岚嫣拒之千里。

  

  刘海涛气之不过,他不仅是经贸系科主任,还是辅导员,他就是看不惯那些人,教育资源应该共享,他要向那些人证明,他要打破圣德传统的校规,所以他一连几天都在报名处蹲守,等那个乡下来的学生。

  

  圣德有一个不成文的校规,也是圣德建立之初就有的校规,凡是平民子女一概拒收。

  

  看着时间在流逝,刘海涛原以为姜岚嫣不会来了,他还叹息了一会,这已是报名的最后一天,错过了也就等于失去在这上学的机会,他心里十分的惋惜,在心里还责怪起那个学生的胆小,为什么要放弃。

  

  就在他准备离开时,眼前一亮,喜出望外,就拦住了姜岚嫣,却不料被姜岚嫣冷喝一声,刘海涛由喜变怒。

  

  但是姜岚嫣及时的道歉,而且态度又十分的诚恳,刘海涛心头的怒气平息一些,透过高度近视眼镜,打量气姜岚嫣。

  

  个头很高有些瘦,有一米六五左右,穿的很朴实,长长的马尾,一张脸有一半被刘海遮住,眼眸垂下,下巴有些尖,五官长得很标志。

  

  刘海涛轻哼一声,往后退了两步,不能让自己仰视姜岚嫣,身矮不是罪,但是也不能掉自己的价。

发布于 2022-09-24 16:12:50
收藏
分享
海报
31
上一篇:有没有在ktv办过事的_夜场水磨和干磨的区别 下一篇:感受到了做女人的快乐_人家还想要
目录

    忘记密码?

    图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