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被子里怎么自己玩自己无声_自我安抚的步骤图片

  苏蜜坐在电脑前,看着屏幕上的照片,撅嘴、抚额。

  

  这是她姨妈家的姐姐,刚刚给她发过来的照片,照片上的男人,头发正宗的三七分,梳的那叫规整,一双不大的眼睛上顶着一副超级厚的眼镜,瘦弱的脸庞让苏蜜想起以为历史人物,被监禁期间的溥仪,鼻子倒还算坚挺。

  

  五官配在一起,加上那张神似溥仪的脸庞,苏蜜总结下来就两个字,呆板。

  

  苏蜜经历过无数次的相亲,每次都是家里的七大姑八大姨擅自给她安排,这次也不例外,只是她的家人看重的人,怎么都是一路货色。

  

  他们一味的责怪自己太挑剔,难道他们就不能反省一下,他们塞给她的人太过……对不起观众。

  

  没有一个能让苏蜜看上眼的,在她家人的眼里,男人只要有事业,样貌并不重要。

  

  就像照片上的男人,据说是飞行研究院的高级工程师,每个月都有一笔非常可观又固定的收入。

  

  苏蜜看着照片捶顿足,难道她一定要找一个样貌不佳,呆板没有眼缘的男人结婚吗?

  

  她当然不想,只是这次家里人已经下了通牒,无论如何,也要先交往看看,不能因为样貌先把人家给否了。

  

  “怎么?又要去相亲了?”苏蜜的同事,庞雁看着苏蜜一副要死的表情,忍不住凑过来,看到屏幕上的照片,庞雁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你说,我二十五岁的芳龄算大吗?家里这次已经下了通牒,不论长相,必须要先交往看看”苏蜜忍不住抱怨。

  

  “二十五岁算不上大,其实也不小了,你打算到了三十,然后找个离婚带孩子的?”庞雁倚靠在苏蜜的办公桌上。

  

  “所以你早早就结婚生孩子了”不得不承认,庞雁的早婚早育,让她的人生更加圆满,看她每天老公、热汤的小生活就知道了。

  

  她苏蜜怎么就碰不上一个靠谱的男人呢。

  

  “这次又是做什么的?”庞雁敲了敲屏幕,看着男人的样貌真想拿熨斗熨一熨。

  

  “飞行院的工程师,我怎么看怎么觉得他长的像溥仪”苏蜜跟庞雁同事三年,感情上早就超越了一般的同事,有苦水也都找庞雁吐露。

  

  “哈哈!!我还想用熨斗把他脸熨开呢”。

  

  “救救我吧,我要跟他过日子,还不如抱个腊肠狗过日子,起码狗还好吃些”。

  

  “同情你”庞雁说完拍拍苏蜜的肩膀,然后很嚣张的大笑,回到自己的办公桌。

  

  “对了,我跟你说的我表哥你记得吗?”回到座位上的庞雁,起身又回到苏蜜的身边。

  

  苏蜜想了一下,摇摇头,这丫的,每天在她耳边唧唧咋咋的,谁记得她都说了些什么废话。

  

  “不记得不要紧,我表哥没女朋友,重要的是帅气多金,知名的服装设计师”庞雁提到她的表哥,眼神冒光。

  

  苏蜜怀疑的看着庞雁,这丫的,有这么好的货色,还留给别人。

  

  “切,他不是我表哥吗?再说,我早就有主儿了”庞雁白了苏蜜一眼,这丫的,一定在心里鄙视自己呢。

  

  “得了,都知道你高中早恋了,我问问啊,在被子里怎么自己玩自己无声”。

  

  “怎样,到底见不见,见个面也不会少块肉,再告诉你自我安抚的步骤图片怎么样”。

  

  “你表哥被你说的那么好,我会不会自取其辱,人家反过来看不上我,我这细皮嫩往哪里摆”苏蜜说着,拍拍自己的脸。

  

  “你不是自称了解男人,比了解化妆品容易吗?你还搞不定他?别告诉我你怕了”。

  

  “你的激将法很管用,不过……今天这个我还是要见的,不然,我不被我表姐和姨妈拆了喝汤才怪”苏蜜想起这个男人就头疼,她表姐认识的人还真另类。

  

  得到苏蜜的点头,庞雁才心满意足的回到座位,不再烦她。

  

  庞雁回到座位马上给她表哥,秦陌打了电话。

  

  “表哥,我是小雁”。

  

  “哦?小雁?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难道?老太婆又让你找我了?”电话另一端传来秦陌不耐烦的声音。

  

  “没有,没有,别紧张。姨妈好长时间没来电话了,我是问你有没有女朋友”庞雁刚刚对苏蜜信誓旦旦的说,她表哥没有女朋友,她只是猜测,对于她两个表哥三年前的事,她略有耳闻。

  

  凭着表哥的固执,想必应该还没有女朋友。

  

  “没有”提到女朋友,秦陌的声音有些冷漠和淡然。

  

  “太好了,我给你结束个女朋友吧,机灵、漂亮,格好”庞雁说到最后一句,自己都觉得有些心虚。格好?她认识苏蜜三年,她还真没发现。

  

  “不见”秦陌不加思考,马上拒绝。

  

  “表哥,我都答应人家了,你就见见吧,不然我没法在公司混了。而且,我保证,这丫的~~呃~~这丫头很好,很好,绝对不比李沁雪差”说到最后,庞雁真相咬断自己的舌头,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果然!!电话另一边的秦陌,沉默了。

  

  “随便吧”提到李沁雪,秦陌更加沉默。

  

  电话这端的庞雁,知道自己踩到地雷,马上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的秦陌,双手扶着额头,脑袋里久久回荡着李沁雪三个字。

  

  三年了,时间过的真快。

  

  过去的一切,仍然让他不能忘怀。

  

  晚上,中华路肯德基店。

  

  苏蜜刚进去就看到她要见面的对象,因为这标志的长相和雷人的头发,这念头不多见,苏蜜一眼就看出来了。

  

  虽然心里不愿意,但是苏蜜还是保持着礼貌的笑容。


  

  “请问是李先生吗”。

  

  “是,苏小姐?”男人看到苏蜜有些意外。

  

  苏蜜点点头,坐下。

  

  “对不起来晚了”。

  

  “没关系,是我早到。我们~~换个地方聊吧”说着,男人已经起身。

  

  苏蜜无所谓,跟着起身。

  

  男人看向外边,指着对面,到对面的星巴克坐坐吧。

  

  苏蜜抬眸,心想,这也太差别待遇了。

  

  如果今天打扮的抱歉些,或者长的对不起大众,是不是就只配在肯德基叫杯可乐随便聊聊就算了。她是不是该感谢自己的样貌,有去星巴克聊天的资格。

  

  如果今天打扮的抱歉些,或者长的对不起大众,是不是就只配在肯德基叫杯可乐随便聊聊就算了。她是不是该感谢自己的样貌,有去星巴克聊天的资格。

  

  这个男人,除了长相不记,这处理事情的方式,真是~~非我族类。

  

  拿女人当傻瓜吗?看不出他心里的小九九。

  

  心里虽然画了个大大叉号,表面还是保持礼貌的笑容,没人能看出苏蜜心里在想什么。

  

  来到星巴克,苏蜜叫了杯拿铁,男人叫了杯卡布奇诺。

  

  “苏小姐做什么工作”男人开门见山。

  

  “公司职员,您呢”在相亲场上,从来都是苏蜜掌控主权,什么时候轮到别人发问了。

  

  “飞行院主要工程师,每个月的收入还不错”说道自己的职业,男人有些洋洋得意。

  

  不过在苏蜜看来,他这是炫耀。

  

  “很不错的工作,看来你很享受”具体每个月赚多少钱,苏蜜没有兴趣知道。

  

  “是,苏小姐以后结了婚还会继续工作吗?我觉得女人不应该放弃工作,不能一味的靠着男人养活,当然了,我很尊敬女人,毕竟在外工作很累,回家还要收拾屋子、做饭,真的很辛苦”。

  

  苏蜜要不是心里素质好,有教养,她早就扬起她喝了一半的咖啡,倒在他那油油的三七分的头发上。

  

  丫的,说的好像很心疼女人,实际上就是变相说,女人就是应该自食其力,然后做了一天的工作还要回家伺候他,他怎么不找个保姆算了。

  

  现在的男人,还有这种大男子主义的想法吗?谁说家务一定要女人一个人承受的。

  

  谈到这里,苏蜜重重的呼了一口气,以至于没有让自己发作,本来苏蜜打算听家里人的话,好好的跟这个男人谈一谈,不能交往,起码也做个朋友。

  

  可是!!他现在说的是正常男人说的话吗?

  

  对不起,如果这个男人是正常的,那么苏蜜承认,她不正常。

  

  “对不起,我还要回公司加班,我们今天先到这里好吗”苏蜜仍然保持礼貌,笑容可鞠。

  

  “哦,好,那我们下次再聊”。

  

  聊!聊个屁,苏蜜在心里大吼。跟你能聊到一起的女人,也一定非我族类。

  

  服务员拿着餐单,“一共9o元”。

  

  苏蜜不动,男人请客是考验他的风度,虽然这个男人已经被她pass了。

  

  男人拿出一张卡,递给服务员。

  

  不仅服务员,苏蜜也惊讶了,总共9o元的东西,至于刷卡?

  

  这是唱的哪出,跟她炫富还是怎样,真要炫富也不至于用这9o元的咖啡炫富吧。

  

  “先生,没有现金吗?本店百元以下不得刷卡”服务员惊讶过后,很快恢复过来。

  

  “我没有带现金的习惯,身上只有卡”。

  

  “算了!我来付吧”苏蜜心里叹了一口气,这男人真是极品,出门不带卡,你当你是国家总理呢,别说你小小的工程师,哪家企业的ceo出门都会带些钱吧。

  

  不管回家是不是被姨妈和姐姐拆了喝汤,这个男人,她都要离的远远的。

  

  不管回家是不是被姨妈和姐姐拆了喝汤,这个男人,她都要离的远远的。

  

  出了咖啡馆,苏蜜二话不说打车就走。

  

  “姨妈,这个男人我真的无法驾驭,长相不算,你不知道他的处事方式,我真的真的~~如果一定要我嫁给他,我宁愿去死”坐在车上,苏蜜打给她‘亲爱的’姨妈。

  

  “你都老大不小了,还要耗到什么时候,难道人老珠黄,给人家带孩子当后妈不成……”电话里传来姨妈的叫喊。

  

  苏蜜把电话拿到离耳朵有一丈距离的远处,等姨妈喊完她才把电话重新放到耳边。

  

  “我再也不管你了,你就别出嫁了,在家当老姑娘吧。”。

  

  苏蜜听着委屈,她还没到那个嫁不出去的份儿上,话说的至于这么难听吗?

  

  “不管就不管,你们不管我,我照样嫁的出去。”没有你们给我介绍的极品,没准她早就嫁出去了呢。

  

  “好,我看你嫁不嫁的出去,我等着,总要有个期限吧。”姨妈那边咄咄逼人。

  

  “年前我一定嫁出去。”被逼到无路可退,大话也是自己说出去的,现在反悔也来不及了。

  

  挂掉电话,苏蜜就有种想跳车的冲动。

  

  年前?现在都8月份了,还有半年的时间,如果这么容易能嫁出去,她也不至于等到25岁,家里人还在逼婚了。

  

  “师傅,去天灵路。”苏蜜郁闷的甩甩头,吩咐司机。

  

  郁闷的人只有酒和朋友才是最好的良药,苏蜜朋友不多,几个上学的密友在国外,身边的庞雁有家有业的,现在也只有酒才能让她放松了。

  

  酒吧的人不多,灯光昏暗,悠扬的音乐让人心情顿时放松。

  

  “给我随便调杯酒。”苏蜜坐在调酒吧台上,冲着调酒师喊。

  

  调酒师点点头,心想‘有一个失意的人’,来这里喝酒的,多数是买醉的,喝什么酒并不重要。

  

  ‘好男人不该让女人受一点点伤,孤单单看不见幸福回来的方向’酒吧刚换了一首歌,听在苏蜜耳里,显得格外刺耳。

  

  “丫丫的,姑娘我连个能让我伤心的人都没有,有个屁幸福。”说完一口干掉调酒师给她调好的酒。

  

  不知道喝的太急,还是酒太烈,烧的苏蜜肠子火辣辣的。

  

  “再要一杯~~”苏蜜觉得不过瘾,像调酒师摇了摇空空如也的杯子。

  

  “我倒是有让我伤心的女人,可是伤心真t不是人受的罪。”吧台上距离苏蜜中间隔着两个座位的男人,听到女人如是说,忍不住反驳。

  

  苏蜜转头看向说话的男人,恩!衬衫西裤,手腕上一款劳力士,头发不长却很时尚,最后看脸,唇如红樱,鼻子坚挺,眼睛大而双,一个字,帅,整体看上去,两个字有型。

  

  苏蜜疑惑的看着这个男人,帅气又有型,居然也会伤心,哪个女人那么不开眼,真是不知道其他女人的饥渴。

  

  “伤心?去他的伤心。”苏蜜不想那么多,今天是来买醉的,鬼才想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呢。

发布于 2022-09-24 16:10:38
收藏
分享
海报
34
上一篇:晚上在女生身上玩滑滑梯跷跷板 下一篇:准备好了吗宝贝我来了_这次换你在上面进去了
目录

    忘记密码?

    图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