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们你们都怎么叫_再往里面点啊对就是这里

  抱着赖小檬娇躯的沈柠,听到她的这番话...顿时有点懵圈了。

  

  “把...把手给你?”沈柠迷茫地问道:“你...你想要干什么?”

  

  “因为我怕你胡来...所以我带着你去。”赖小檬羞红着小脸,吱吱呜呜地说道:“谁让你平时劣迹斑斑的,如果是个老实本分的人...我...我会这样吗?”

  

  话落,抬起头偷偷地瞥了眼他,嗔怒地道:“还愣着干什么?是不想要了吗?”

  

  “啊?”

  

  “想想想!要要要!”沈柠急忙点了点脑袋,眉宇间透露出一丝满意的神色,笑嘻嘻地道:“宝宝...我已经准备好了!”

  

  紧接着,便把手伸到赖小檬的面前。

  

  “流氓!”赖小檬恶狠狠地白了他一眼,轻咬着自己的唇瓣儿,伸手捏住他的手背...随即深呼吸了口气,颤颤巍巍地过去。

  

  刹那间...

  

  赖小檬几乎都窒息了...虽然隔着锦纶、涤纶、棉、人造丝作为主要原料的Bra,可依旧能够体验到被他摁着的感觉...这种感觉无法用简单的言语来描述,就是...令人心跳加的那种。

  

  “不是!”

  

  “檬檬...就这?”沈柠对此略微不满,无奈地说道:“而且你的Bra也太厚了...这让我怎么体会啊?”

  

  此时的赖小檬正处在心神不宁的状态里,内心深处荡漾着一阵阵的波澜,灵魂都已经在飞翔了...结果他冷不丁的一句话,顿时将她打入冰冷的湖底。

  

  “你...不给你摸了!”赖小檬气急败坏地想要把他的手给拿出去,结果...现纹丝不动。

  

  “喂!”

  

  “不是嫌弃我吗?”赖小檬气鼓鼓地说道:“你怎么还不挪开?”

  

  “那个...虽然我喜欢挑刺,但是我不挑食。”沈柠凑在她的耳边,温柔地说道:“檬檬...说实在的话,你这矿开采量也太丰富了,咱们未来的孩子们估摸着开采不光,不如...让我来吧?”

  

  话音一落,赖小檬羞得都快抬不起头了,嫩白小手悄默默地伸到他的腰间肉,随后狠狠地掐了下,可是浑身瘫软的她却怎么都使不上劲儿,导致看似惩罚,实则却是对他一种按摩。

  

  突然,就在这个时候...赖小檬不由打了个冷颤,一股酥麻感席卷全身,而正因为这股感觉...原本还是润红的小脸蛋,更加的红艳了,甚至还延伸到脖子与耳朵处。

  

  “别...别...”赖小檬轻抿着小嘴,嘀咕道:“柠柠哥哥...你...你别这样,檬檬宝贝会...会不行的。”

  

  听到这番娇滴滴的话语,沈柠的身心瞬间被俘获了,不得不承认...怀里的小女人撒起娇来,连神仙都挡不住的,这水汪汪的大眼睛配合着娇柔的语气,任何钢铁直男都能被掰弯了。

  

  “嗯...”沈柠一手摁在胸儿上,一手抚摸着她的秀,轻声地说道:“宝宝...能不能商量一下?下次我们换上棉的可以吗?”

  

  “...”

  

  赖小檬嘟着小嘴,没好气地道:“你上次还说我穿棉的不好看...喜欢我...我穿锦纶、涤纶、棉、人造丝作为主要原料的Bra,结果现在又让我换回棉的,你...你们男人怎么那么会变心啊?”

  

  “哎呀...”

  

  “这就和改装车差不多。”沈柠笑呵呵地说道:“喜欢玩改装车的...一开始都是爱折腾,但到了最后所有人都会回到出厂设置,就是和众里寻她千百度,暮然回,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差不多的意思。”

  

  “哼!”

  

  “你当我是傻子吗?”赖小檬当然知道他为什么会让自己换上以前的Bra,无非是因为现在这件太厚太硬了,影响到了手感。

  

  “今晚就这样吧...至于以后我会不会换,那...那就看你的表现了。”赖小檬趴在沈柠的怀里,食指的之家在他的胸口上轻缓地画着圈圈,娇柔地道:“若是表现的级好,别说换了...吃了也没问题。”

  

  “吃了?”

  

  “吃哪?”沈柠好奇地问道。

  

  赖小檬抬起头瞪了眼,气鼓鼓地说道:“你说吃哪?”

  

  “嘿嘿嘿...我懂了!”沈柠笑嘻嘻应了声。

  

  话音一落,他脑海中令人羞耻的心里话,一字不漏地出现在赖小檬的脑海中,气得都快吐血了...恼怒地说道:“你懂什么懂!我说的吃是...是...”

  

  “哎呀!”

  

  “反正不是你想的那样!”赖小檬小脸晕红如醉,愤怒地道。

  

  “是是是...”

  

  “但我不敢呀...这要是被我妈知道了,头都会被她给拧下来,再说了...以后我还怎么去你家?”沈柠一脸苦涩地道:“赖叔和章姨见到我,岂不是见到仇人一样?”

  

  “嘻嘻...”

  

  赖小檬在他的身上调整了下姿势,俏声地道:“唉...你...你有没有偷偷地想过?”

  

  “yy呐?”沈柠问道。

  

  “呃...”

  

  “差不多吧。”赖小檬点点头,满脸好奇地问道:“有没有嘛?”

  

  “天天都在想...”沈柠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我猜也是。”赖小檬抿着小嘴,娇羞地说道:“我以为所谓的学神学霸,都是那种乖乖生,每天就知道做题目,没想到你...你竟然是如此的与众不同。”

  

  话落,掐住了他的脸颊,用力地捏着...怒斥道:“差不多了...可以松手了!”

  

  “哦...”

  

  沈柠随即松开了手,不过在此之前还不忘调皮一下。

  

  “哎呀!”

  

  “你...你要死啊!”赖小檬恶狠狠地瞪着他,瞧着他贱兮兮的样子,越看越觉得来气,张开小口...直接咬住了他的肩膀,不过没有用力,就是假装咬一下。

  

  “真顽皮!”

  

  赖小檬松开嘴后,继续趴在他的身上,滚烫的脸颊贴在上面,轻声地说道:“真是上辈子欠你的...”

  

  沈柠没有说话,一手抱着她的蛮腰,一手抚摸着乌黑的秀。

  

  一时间,房间里充满了寂静,安静到掉一根针都能听到。

  

  “我困了...”

  

  缩在怀里的赖小檬,轻声地说道:“睡觉啦。”

  

  说完,从他的身上爬了起来,伏下身子捡起丢在地上的两条被子,把其中一条扔给了他,而自己则钻进了属于她的被子里。

  

  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小女人,沈柠犹豫了下...然后挪了挪身子,从后面抱住了她,虽然隔着被子...但依稀可以感觉到玲珑有致的躯体,同时脑袋深深地埋在她的后颈,鼻尖处时不时飘过一股幽芳。

  

  一只手顺着被子...悄悄地探了进去,掠过她的小蛮腰,抓住那根薄纱的腰带,接着轻轻地一扯。

  

  某别墅的一间卧室内。

  

  郑燕和沈卫东夫妻俩正坐在床头,两个人都忙着审阅各种的文件,作为各自领域的佼佼者,几乎每天都有自己忙不完的事情。

  

  “卫东?”

  

  “你说儿子和儿媳妇现在...在做什么呢?”郑燕放下手里的文件,看向身边的老公,满脸好奇地问道。

  

  “我怎么知道。”

  

  “反正爱干什么就干什么。”沈卫东面无表情地翻阅着报表,随口说道:“别惹出事情就行,否则我这老脸都不知道该往哪放,虽然吧...红武和小惠表面上不会说什么,但心里肯定就记恨上了。”

  

  “哎...”

  

  郑燕叹了口气,眉宇间带着些许的惆怅,说道:“本来以为咱们的儿子是个忠厚老实的人,没想到啊没想到...这臭小子竟然比你还混账,甜言蜜语、糖衣炮弹...简直信手捏来,比你当年厉害多了。”

  

  “呵呵!”

  

  “那当然了!”沈卫东顿时露出了骄傲的表情,笑呵呵地说道:“我儿子自然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哼!”

  

  “这有什么好骄傲的?”

  

  “到时候惹出事情...看你怎么收场。”郑燕翻了翻白眼,没好气地道:“我跟你讲...这个臭小子很会哄儿媳妇开心,三言两语就把儿媳妇哄得找不到北,我感觉...有点危险!”

  

  沈卫东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那怎么办?总不能拆散吧?檬檬不是你钦定的儿媳妇吗?你想眼睁睁地看着她嫁给其他人?”

  

  “怎么可能!”

  

  “檬檬只能嫁到咱们家!”郑燕没好气地道:“我是说...儿子这样下去有点危险。”

  

  “我们又管不住他。”沈卫东耸了耸肩,苦涩地道:“这小子主意大的很,虽然他喜欢跑车,一直嚷嚷让我们买,但你以为他是没钱吗?全国化学和物理竞赛一等奖...单单这两个奖项,市里给了他多少的物质奖励。”

  

  关于这一点...

  

  郑燕心里很清楚,虽然这些所谓的竞赛,得到名次后基本上没有奖金,只有奖状和一些小的纪念品,但是得奖之后...当地相关部门会给予丰厚的奖励,关键儿子参加了无数的竞赛,而且每次都是前两名...

  

  这钱呀...简直太多太多了,他还不上交。

  

  “哎...”

  

  “好端端的...怎么生出这么一个小混蛋出来。”郑燕深深地叹了口气,眉宇间透露出无尽的苦恼,说道:“算了算了...总之别搞出事情就行。”

  

  话音一落,放在床头的手机响了,郑燕看了眼来电者...是未来儿媳妇打来的。


  

  “说曹操,曹操到。”

  

  “刚刚还聊起儿子和未来儿媳妇,你看...儿媳妇电话就来了。”郑燕眉开眼笑地拿起手机,果断地接通了来电,一脸笑容地问道:“檬檬呀,这大晚上怎么了?突然给伯母打电话?”

  

  说完,就听到手机那头传来了哭泣的声音。

  

  “伯母...”

  

  “沈柠...他...他欺负我!!!”话语极其简短,但内容尤为骇俗,加上此刻赖小檬的语气带有一丝哭腔,顿时点燃了郑燕的怒火,火苗子蹭地一下就窜了上来。

  

  “什么!”

  

  郑燕的脸瞬间从刚才的眉开眼笑,变得阴沉沉的...同时还夹杂着一丝杀气,不过现在还不是火的时候,先把电话那头的儿媳妇哄好了再说。

  

  “别哭别哭...有伯母在呢。”郑燕急忙安慰道:“你们在哪?我和你伯父来找你们。”

  

  此时,坐在边上的沈卫东,听到了一丝不对劲,这怎么还哭上了?

  

  “我们...”

  

  “我们在...在...酒店里。”赖小檬吱吱呜呜地说道:“伯母...您和伯父不用过来的,你们那么的忙...我...我只是一时在气头上,等我...等我消气就好了,也...也没有什么大事情。”

  

  “这还没有呢?”

  

  “都已经哭上了!”郑燕严肃地说道:“檬檬你也别总护着他,这臭小子顽皮的很...”

  

  话落,停顿了片许,认真地问道:“檬檬...告诉伯母你们在哪里,我现在就去找你们,然后狠狠地教训一顿他。”

  

  “啊?”

  

  “不用不用...”赖小檬娇弱地说道:“伯母...真的不用过来,我...我已经消气了。”

  

  “哎呦!”

  

  “檬檬呀...你...”此刻的郑燕又心痛又恼火,心痛自己的儿媳妇受到了天大的委屈,却还一直护着那个臭小子,而至于恼火...臭小子居然敢欺负自己的儿媳妇。

  

  沉默许久...问道:“你们...你们是不是吵架了?”

  

  “我们...”

  

  “我们...”赖小檬吞吞吐吐地道:“他...他想...就是...”

  

  说到这里,赖小檬并没有继续说下去。

  

  顷刻间,郑燕心中的怒火,已经直接窜到头顶,转过头恶狠狠地瞪了眼边上无辜的沈卫东,这死亡一瞪...把他给整蒙圈了。

  

  什么情况?

  

  怎么...怎么这里面还有我的事情?

  

  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作为虚假的一家之主,沈卫东此刻瑟瑟抖,不知道生什么事情,但感觉自己很危险。

  

  这时的郑燕已经快被气炸了,很明显...儿子想要占点便宜,但未来儿的媳妇不肯,然后这臭小子要强行耍流氓...结果把儿媳妇给弄哭了,然后打电话过来告状。

  

  “他现在人呢?”郑燕黑着脸问道。

  

  “他...”

  

  “他在边上。”赖小檬糯糯地说道。

  

  “你把手机给他,我跟他讲几句。”郑燕阴沉地道。

  

  ...

  

  某酒店房间里,沈柠坐在赖小檬的身边,可怜兮兮地看着她,眉目间尽是哀求的神色...此刻的他已经快被吓坏了。

  

  就在这时,看到坐在床头的赖小檬撅着小嘴,随后把她的手机递到自己的面前,淡然地说道:“给...伯母让你接电话。”

  

  拿到递来的手机,沈柠并没有着急说话,而是握着话筒处...小心翼翼地询问道:“我妈...我妈现在的情绪怎么样?有没有非常的生气?”

  

  “你听一下就知道了。”赖小檬没好气地道。

  

  “...”

  

  沈柠深吸一口气,举起手机放在了耳边,谨慎地说道:“喂?妈?”

  

  “别叫我妈!”

  

  “我不是你妈!”

  

  “我可没有你这种混账儿子。”郑燕听到儿子的声音后,火冒三丈地说道。

  

  听到自己老妈愤怒的声音,沈柠知道自己今天恐怕要完蛋了,尴尬地笑了笑...默默地说道:“妈...那什么...其实都是误会呀,我...我没有欺负她。”

  

  “没有?!”

  

  “你个臭小子!”郑燕怒火冲天地说道:“能不能有点责任心?你可是男人...虽然你爸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但起码他还是有点责任的,你...你...真是气死我了!”

  

  此时,坐在床上的沈卫东一脸无奈,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却屡屡遭到暗算,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怎么炮口总是会对着我?

  

  “我...”

  

  沈柠一脸苦涩地道:“真的没有你想的那样。”

  

  “还没有?我会相信吗?”郑燕冷言道:“我问你...你是不是准备要做丧尽天良的事情了?”

  

  “啊?”

  

  “没有啊!”沈柠急忙否认道:“我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呢,我可是得过全省优秀学生的荣誉。”

  

  “哼!”

  

  “现在还嘴硬?”郑燕恼怒地说道:“那为什么檬檬会哭?你给我好好解释解释,如果解释不好...答应你的跑车没了,一辆都不会给你买!你自己看着办。”

  

  沈柠叹了口气,抬起头看了眼生着闷气的小女人,一时间感觉自己里外不是人,但这能怪别人吗?要怪就怪自己...早点把手抽出来就完事了,偏偏作死去续什么钟,这下续出事情了。

  

  “没话说了吧?”

  

  听到手机那头的臭小子沉默了,郑燕气得咬牙切齿地道:“之前还口口声声称自己不会胡作非为,到头来全部是在骗我...我问你...万一出点好歹,你让我和你爸怎么活?怎么和你赖叔跟章姨交代?”

  

  面对自己老妈的说教,沈柠不敢说什么,乖乖地举着手机,因为根据以往的经验...在这个时候,沉默往往就是最好的回答。

  

  随后,噼里啪啦足足教育了十分钟,差点没有把沈柠给说化了。

  

  而坐在边上的赖小檬,看着他一脸惨兮兮的模样,耳边时不时传来未来婆婆那严厉的责骂声,顿时震惊了...这平日里那么儒雅随和的伯母,竟然会如此凶悍。

  

  难道...这就是治理调皮男人的必要手段吗?

  

  可是我...我学不会呀。

  

  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虽然有时候真的很生气,气到想要弄死他...但最后往往沦陷的就是自己,每当听到他的那些甜言蜜语以及糖衣炮弹,根本就挡不住...

  

  “哦...”

  

  “知道了。”沈柠默默地把手机递给了呆中的赖小檬,小声地说道:“我妈让你接一下,她有些事情需要和你交代交代。”

  

  “...”

  

  赖小檬拿到自己的手机,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态,温柔地冲电话那头的未来婆婆,说道:“伯母...”

  

  “檬檬呀。”

  

  “我刚刚已经教训过他了,以后他再也不敢了。”郑燕轻声细语地道:“当然了...这只能好一时,却不能好一世,过几天他又会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不过没事。”

  

  “男人嘛...就是这样子的,属于好了伤疤忘了痛。”郑燕笑着说道:“所以时不时要教育一下,这以后你也要学会...对了,在教育的时候千万别客气,如果他敢反抗...就给我打电话,我和你一起教育。”

  

  “哦...”

  

  赖小檬乖巧地应了声,而内心深处却很无奈,看来都不用跟伯母讲明关系了,她早就已经明白我和她儿子的关系。

  

  但仔细想想...其实这样也挺好的,能够省去不少的麻烦。

  

  没过多久,挂断了电话,赖小檬把自己的手机往床头柜上一放,静静地看着身边的沈柠,与此同时...沈柠也静静地看着她,两束目光瞬间就聚焦在了一起。

  

  一时间,房间里充斥着寂静,彼此就这样看着对方,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我知道你现在很气...我也很气。”

  

  “要不我们干脆打一架吧?”赖小檬面无表情地说道:“你等我穿上衣服,就开战。”

  

  “呃?”

  

  “穿衣服?”

  

  “你还有机会穿上衣服吗?”沈柠黑着脸说道。

  

  话音一落,就看到他猛地扑了过去,直接把身边的小女人压在了身下。

发布于 2022-09-24 16:10:47
收藏
分享
海报
290
上一篇:什么叫让女孩做酒瓶子_怎么用啤酒瓶玩自己 下一篇:情侣坦白局100个问题_情侣之间的真心话问题
目录

    忘记密码?

    图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