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点 正文

去同学家写作业被他c了 学生c了老师一节课

2023-01-25 10:00:08 1
百度SEO

我绞尽脑汁想如何再找机会进入崔浩的书房而且还不被发现,但完全做不到。

难得这天费先生和崔浩都回家吃晚饭,一家人终于凑整齐,饭桌上我心不在焉的伺候着费一鸣,实则所有注意力都在崔浩身上。

费先生因为公司最近频繁出问题而心情很不好,吃饭的时候一直阴沉着脸,费太太和费一楠都竭尽全力安慰他,崔浩也殷勤的出谋划策,说他一直在努力解决问题。

我心中很不舒服,这个阴险的小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真想现在就站出来当众揭穿他的真面目。

然而我不能,正如费一鸣所说,没有证据的指责只能是自寻死路。

所以我突然有了个好主意,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了崔浩放在桌子上的手机上,如果我能拿到他的手机,说不定也能找到一些证据!

费一鸣看出了我的想法,在桌下暗暗握住我的手,提醒我不要再干傻事,我表面上听他的话,但是心里已打定主意。

晚饭结束,我把费一鸣送回卧室便找借口出了门,直奔崔浩的书房走去。

门关着,但我知道崔浩就在里面,吃完饭他就以还有工作没忙完进了书房,我稳了稳情绪,伸出手打算敲门。

既然偷偷溜进去已不可能,我决定光明正大的走进去。

然而手还没有落在门上,我因为太紧张脚无意中顶到了门,将门顶开了一个小小的缝隙,原来门并没有关严。

心都要从胸口里蹦出来了,这时崔浩的声音突然从门缝里泄露出来,他正在跟人打电话,一副洋洋得意的口气。

只听他说,“亲爱的你放心,用不上三个月这边所有的事情我就都办妥了,这段时间你尽快把那些资金转移掉……”

我心中一惊,几乎是立马意识到,他在跟杜童打电话!于是屏住呼吸,把耳朵凑到门缝那继续偷听。

崔浩忽然有些生气,声音陡然抬高几分,“我说了现在不能见你,你怎么这么沉不住气?

一切就快结束了,你再忍一忍,咱们以后在一起的时间还长着 ,几年的时间你都忍了,这三个月有什么坚持不住!”

电话那头说什么我完全听不见,却可以猜个大概,杜童这次回国就是为了见崔浩,可是崔浩为了安全起见坚决不同意。

这个杜童毫无疑问正是崔浩的软肋!正如费一鸣之前所说,只要找到杜童,一切就可迎刃而解,她是关键人物。

我胆子稍稍大了些,又将门推开了一点,看见崔浩正拿着手机烦躁的在书桌背后踱步。

“杜童,你越来越不懂事了!我怎么会骗你?咱们在一起多年,我做这些不都是为了咱们以后的生活变得更好吗?”

我眼神锁定崔浩手中的手机,寻思一会儿该怎么将它拿到手,那里有杜童的联系方式,只需要这一个线索就够了。

忽然崔浩的手重重砸在书桌上,显然电话那头的杜童将他气的不轻,他咆哮道,“你不能来找我!你疯了吗?”

然后他深呼吸,猛地转过身,我吓了一跳,慌忙把身子撤回怕他看见我在趴门缝,但崔浩并无暇顾及其他,只听他的语气又温和下来。

“童童,我发誓我爱的人是你,我和费一楠不过是逢场作戏,你知道的呀,我不娶她怎么可能打入费家内部走到今天呢?

我已经买下了澳洲的一个小岛,等事情一结束就带你去小岛住,到时候谁也找不到咱们,咱们俩永远都在一起,过神仙眷侣般的日子……”

我又把头稍稍向门缝探去,却分明看见崔浩一脸不耐烦的表情,他嘴里说着的情话分明是在骗对方!

眼睛一转,有种预感,那个杜童说不准也只是崔浩利用的洗钱工具而已,如果可以向杜童证实这一点,说不定杜童会把崔浩的所有事情托盘而出。

我不禁欣喜万分,为自己的聪明感到万分骄傲,觉得自己离揭露崔浩的真面目仅一步之遥!

忽然身后响起了瘦佣人的声音,她大声的问,“少夫人,您找崔先生有事吗?”

我吓了一大跳,直起身的时候撞到了门,门径直打开,令我直接暴露在崔浩眼皮子底下。

那时那刻我心里只剩下惶恐,完了完了,这回我死定了!

崔浩立即挂断电话朝我走来,阴沉着脸问瘦佣人,“怎么回事?”

瘦佣人仰着脸理直气壮地回答,“先生,我过来给您送茶,刚上来就看见少夫人在您门口站着,好像是找您有事。”

她话里话外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分明是在向崔浩打小报告说我偷听!

崔浩阴狭的眼睛眯缝起来,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对那个瘦佣人说,“我确实有事和少夫人说,现在没时间喝茶,你把茶端走,一会儿不要让人来打扰。”

瘦佣人恭恭敬敬的回答,“好的,先生。”转身便端着茶托离开了。

我感觉搭在肩膀上的手力度陡然一重,一股阴森森的气息从崔浩身上弥漫出来,将我重重包围。

他的声音同样阴鸷的可怕,“可可,既然有事找我,进来说吧。”

我讪讪的笑道,“没、没,姐夫我就是想问问你公司现在招不招实习生,我这不是快毕业了嘛,就想借着这份便利找个工作。”

我老早就想好了这个借口,只是现在说出口,恐怕崔浩是不会信了。

果然,他脸上凝上一层寒冰,“找工作?好啊,那更得进来好好说说了。”

不由我再辩解,崔浩直接将我拽进他的书房,我甚至来不及一声呼救,关上门崔浩朝我身上压来。

我惊恐的喊道,“姐夫这是在家里,你想干什么?”

崔浩露出丑恶的面目,表情狰狞,双手直接掐住了我的脖子,“说!刚才你都听到了什么!”

我立即感到窒息,急忙辩解,“姐、姐夫你误会了,我什么也没听到,咳咳,我、我就是想找你说工作的事儿,才到你门口还没来得及敲门。”

浩的眼睛里泛着绿光,像只魔鬼,双手的力度收紧,“从可可,我小瞧你了!”

只感到无尽的绝望,仿佛是被一只恶魔盯上,所有的想法都在他眼皮子底下曝光,崔浩不会要杀人灭口吧?

我惶恐的挣扎着,拼命拍打他的手,再这样下去就没命了!

“姐、姐夫……”我几乎快发不出声音,“这是家里,你就不怕……呃……”

崔浩狰狞的样子如此恐怖,他根本都不听我解释,低吼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好几次鬼鬼祟祟跑到我书房门口偷听?!这次被我抓个正着还敢狡辩。

我警告过你,跟我一伙你才有离开费家的机会,你不仅不听还帮着费一鸣来调查我,只有死路一条!说,刚才你到底都偷听到了什么!”

我的身体在几乎都被他掐着脖子提了起来,感觉整个人飘在空中,空气中的养分越发稀薄,我的脸被憋得发红发紫。

不行!有那么一瞬间我清醒过来,我不能就这么死,开始拼命用脚踢打,抬起双手试图将他的掐着我脖子的手掰开。

“姐、姐夫,你这样掐着我……我什么也说不了,你总得给我……给我机会说啊。”我乞求道,“你先放开我好不好?”

崔浩冷笑道,“放开你?做梦,什么也说不了就别说了!我现在就送你去见阎王爷!”

“崔!浩!”我用尽全身最后一丝力气冲他吼道,“你杀了我就不怕被人发现?!”

崔浩冷冷的目光像刀子般直直穿过我的身体,“怕?呵,你都死了,你觉得到时候大家会相信活人的话还是会相信一个死人的尸体?”

他果然胆大包天,这是在费家的家里面他都敢杀人灭口!他根本就不怕被人发现,可以看出他如今在费家的权势已经大到何种地步。

我完全相信他杀了我之后有能力掩盖我死亡的真相,就像是之前被他做掉的那个女人一样,他说不定也会把我伪装成自杀。

正如我所料,崔浩又说,“到时候我就说你因为不情愿就这样跟费一鸣过一辈子求我帮忙离开,我没答应,然后你就在我面前撞死,放心,一会儿我会在你头上补上一块儿伤。”

此刻我已经完全不行了,只要他持续用力,用不了半分钟我就会失去意识,他再坚持一会儿,我的大脑将严重缺氧,没有可挽回的余地。

我的眼睛开始模糊,手脚头都耷拉了下来……

忽然门外响起剧烈的撞击声,好像地震了般,我恍惚听见有杂乱的脚步声和呼喊声在门外响起,接着有人开始猛烈敲击崔浩书房的门。

“崔浩,快出来!一鸣出事了!”是费一楠的焦灼声音。

崔浩手上的力度明显减轻,一口新鲜的空气仿若开闸放水灌入我的口中,我剧烈的咳嗽起来。

“咳咳、咳咳咳咳!”逮到这个机会,我瞅准崔浩的头,用自己的头狠狠向他撞击去,崔浩猝不及防的松开手向后退去,我疯狂的向门口跑去。

崔浩反应迅速,几步便追了上来,就在我的手马上要碰到门把手的时候,崔浩一把将我拽住,然后猛地一用力,将我撂倒在地上。

我争嘴就要喊,崔浩手疾眼快的捂住了我的嘴,转身便骑到我身上来,他想再次向我下手!

我用力在崔浩的身下挣扎,忽然眼角的余光瞥见崔浩的手机从他的裤兜里滑落了出来,但崔浩此时的注意力全都在我的身上,丝毫没有注意到滑落的手机。

我一边挣扎,一边把手伸了出去,趁他不注意,迅速够到手机揣进了自己的上衣兜,幸而今天穿的衣服的衣兜带拉锁,我偷偷将拉锁拉好,以防手机再次掉出去。

这时门外再次响起费一楠疯狂的敲门声,“崔浩,里面发生了什么事?你快出来,一鸣出事了!”

崔浩明显慌了,他的动作有所犹豫。

我绝不可以错过这个机会,狠狠地在崔浩的手上咬了一口,崔浩一声沉闷的低吼声将手从我嘴上拿开,反手却扇了我一个重重的嘴巴子!

头昏脑涨!耳边嗡嗡作响,感觉一百只蜜蜂在耳边飞舞嗡鸣,这一巴掌令我几乎连救命都喊不出来了。

费一楠的声音急迫的从门外传来,“崔浩?崔浩你怎么了?你没事吧!你别吓唬我!你听见没有!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再不出来我叫人撞门了!”

崔浩恶狠狠地看着我,迫于费一楠的催促,回喊道,“是可可,她晕了!我正在对她施救!等下,我马上过去给你开门。”

费一楠惊讶的喊道,“什么?可可?……”

随即我只感到头上一记闷锤,然后就昏了过去,费一楠后面说了什么我没有听清,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我也一概不知。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我猛地惊醒,几乎是条件反射式的干呕起来,被崔浩死死扼住脖子的感觉仍然还在,那滋味实在太难受。

随即就是剧烈的头痛,我伸手一摸,头上裹着一圈厚厚的纱布,随后我看见自己身上盖着雪白的被子,看来这是在医院病房里。

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可可,你好点了没?”

是费一楠,我抬起头正好对上她关切的目光,还没等回答,我忽然发现崔浩就站在费一楠的背后,正阴森森的看着我!

我吓得浑身一哆嗦,脸色顿时苍白了一个度,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他企图要杀了我,竟然还光明正大的站在我面前?崔浩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头一次感到前所未有的害怕,知道自己正自不量力的与一个魔鬼较量。

费一楠看我惶恐的样子,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醒了就好,这段日子你一定是照顾一鸣累坏了。

哎,姐姐知道嫁给一鸣着实难为了你,以后我会向母亲争取让你多些时间休息,不要总那么累的。”

我很想把发生的一切现在都告诉费一楠,可一触及到崔浩的目光,话到嘴边就自动咽了回去。

现在什么都不能说,说了她也不会相信我,我的处境本来就危险,现在应该想如何自保才行。

于是我缓了缓心情,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然后问,“姐,一鸣怎么样了?我晕倒之前好想听有人喊他出事了?他……没事吧?”

费一楠的目光暗淡下来,“一鸣从楼梯上摔了下来,身上倒是没有受什么严重的伤,就是精神上又受到了些刺激,变得比以前更不稳定了。”

“他从楼梯上摔下去了?怎么回事?”我万分惊讶,也有些焦急起来,直接从床上坐起。

费一楠叹了口气,“哎,可可,他是为了找你啊……”

这时门突然被人撞开,费太太气势汹汹的冲了进来,见我醒了指着我的鼻子就开始骂,“好你个从可可,你是想害死我儿子吗?你究竟安的什么心!”

我有些懵,“阿姨,我不明白……”

“你不明白?你不明白谁明白!你不好好在房间里照顾一鸣,竟然跑到崔浩书房去求他帮你离开费家!我没有想到你的心思如此之重!我儿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费太太咬牙切齿的向我扑来,要不是费一楠拦着,她的拳头说不上就砸到了我身上。

崔浩!崔浩他果然反咬一口!他竟趁我昏迷的时候向费家人说我坏话,就像之前他趁费一鸣昏迷期间把所有罪责栽赃到费一鸣身上一样!

我现在能切身体会费一鸣的心情了,这种有口难辩,被泼了一身脏水却没有办法替自己洗清得到感觉,真是压抑的难受。

我恨恨的看向崔浩,眼神恨不能直接把他千刀万剐,但是我现在什么也做不了,我在费家是个彻头彻尾的外人,说什么别人都不会信。

对了,那个手机!

我看着身上穿的这一身病号服,我的衣服呢?崔浩的手机还在我的上衣兜里,不会已经被他拿回去了吧?

怎么办?!

我再也无暇理会费太太对我的谩骂,满脑子都是那个手机,那里有杜童的联系方式,只要找到杜童,一切都解决了。

费太太见我不理会她,更加愤怒了,“从可可!你再给我装疯卖傻!

费家替你父亲还债,又替你母亲治病,待你有差吗?你竟然这样对我儿子!信不信我现在就命人把你母亲的呼吸机给扯掉?”

我一惊,这才缓过神来,“阿姨您别生气,我没有要离开一鸣的意思,我去找姐夫只是想让他在公司里帮我个工作岗位,是姐夫误会我的意思了。”

崔浩那张伪善的脸上堆起和善的笑容,竟替我说起话,“妈,也许真是我听岔了,可可只是说想出去工作几天,没说想要逃离费家。

您这两天都没有休息好,可不能再动这么大的气了,小心气坏身子。”

费太太朝我呸了一口,“还敢狡辩,崔浩你用不着替她说话!她如果是求你帮忙安排工作,至于寻短见吗?这分明就是以死相逼!

一鸣如果不是今天这个样子,怎么也轮不到她当费家的儿媳妇!简直不知好歹,从今天以后派专人看管她,不准离开这个病房一步!回到费家后,也彻底禁足!”

费太太摔门离开,崔浩转过身阴鸷的看向我,眼神里的透露着森森寒意,令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费一楠脸色也很难堪,看上去亦很疲惫,“可可啊,妈妈就是个急脾气,说什么你别在意,等过了这段时间她想开了就不会再为难你了,她只是太心疼一鸣了。”

我问,“姐,费一鸣现在在哪儿?我能去看看他吗?”

费一楠回答,“就在你楼上的病房里,但你刚才不也听妈说了,你现在哪也不能去,就安心在这里养伤吧。”

随后好心的费一楠又安慰我说,“可可,一鸣有专业的医生治疗,相信他不会有什么事情的,他这几天一直也在念叨你的名字,等过妈妈消消气,过几天我带他过来看你。”

我只好点点头,“谢谢姐姐。”

“那我就先走了。”费一楠过来拍拍我的手,然后离开。

没想到崔浩突然说,“一楠,我有些话想对可可说,你先去看一鸣,我随后就到。”

费一楠疑惑的看向他,他解释道,“可可和妈之间的误会是我引起的,我有些过意不去,想跟可可解释一下,顺便跟她说一下她想到公司工作的事情。”

费一楠脸上的疑惑散去,“那好吧,可可也很累了,你不要打扰她太久。”

崔浩揽过费一楠的肩膀,轻轻亲了一口她的脸颊,“亲爱的,这几天你辛苦了。”

费一楠勉强的露出一个疲惫的笑容,然后离开了病房,病房里只剩下我和崔浩,我的头皮开始发紧,后背凉飕飕的。

“崔浩!这里是医院,你难道还要在这里对我动手吗?你就不怕被人发现,现在这里可只有你和我,我要是死了你绝对脱不了干系!”

我恐惧的向后缩了缩身体,壮着胆子说。

崔浩朝我走来,高大的身影如同一团阴云笼罩在我上方,他一点点逼近,压低了声音恶狠狠地问道,“你把我手机藏哪去了?!说!你和费一鸣是不是还有同伙?他是谁!”

崔浩一连串的问题砸向我,而我却得到了一个重要的讯息,他没有拿回手机!

我缩成一团,与他阴沉的眼睛对视,“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我怎么知道你的手机在哪里?你说什么同伙我就更不明白了。”

崔浩一把拎起我的衣领,“好你个从可可,我真是低估了你的能力!

过去那段时间你一直在我面前敷衍我,我竟然没有发现你已经和费一鸣串通好了,你早就盯上我的手机了是不是?”

没想到我竟然歪打正着,把他最在意的东西拿到了手,手机里定有他犯罪的重要证据!难道现在手机在费一鸣手里?但是这怎么可能,费一鸣根本没有机会接触我。

收藏
分享
海报
1
上一篇:迈开腿让我看看你的草莓图片 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的作文 下一篇: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的作文 下课时男生捏女生的小兔兔描述

忘记密码?

图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