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点 正文

你的小舌头就是我的小零食 把它堵住不能流出来下周检查作文

2023-01-25 10:00:08 1
百度SEO

费家没有食言,我离开的这两天里,他们派人把母亲照顾得很好,还给她换了更高端的病房。

我守在母亲身旁,想跟她说说这两天的遭遇,可是最终一句话没说,只是不停地抚摸她的手,告诉她我一切都好不用惦记。

母亲一点反应都没有,我却已泪流满面。

门外忽然响起敲门声,我慌忙擦去眼泪,母亲的主治医生童大夫开门走了进来,他身后还跟着另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

我连忙打招呼,“童大夫。”

童大夫冲我笑笑,转身便把身边的医生介绍给我,“可可,这位是徐乐医生,他有些话想跟你说。”

“哦,是关于我妈的病情吗?”我理所当然的问道。

童大夫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向徐乐示意,“那这里就交给你了,我先出去。”

徐乐点点头,我突然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可再回身去找童大夫,他已经离开。

我谨慎的看向徐乐,皱起了眉,“徐大夫,你要跟我说什么事?你也是负责给我妈治病的医生吗?”我之前并没有见过他。

徐乐看上去很年轻,一表人才,他微笑着伸出手,“从小姐你好,我是徐乐,是费一鸣的主治医生。”

我一愣,“费一鸣的主治医生?”

徐乐指了指他身上的名牌,“没错,主管精神科。”

我循着他手指所指的地方看去,上面写着,京华医院精神科主任医师,教授徐乐。

“哦。”我淡淡的应着,心中泛起嘀咕,他为什么要来找我?

由于有了上午和崔浩接触的前车之鉴,在尚不知此人是何用意的前提下,我决定少说话。

徐乐看出我对他心存戒备,笑了,“别紧张,我就是来向你问问费一鸣现在的精神状况,你如实回答我就行。”

我忽然有种预感,他很有可能是崔浩的人。

上午崔浩从我这里套话不成,于是又派这个徐乐过来问我。

费一鸣现在还真是四面楚歌,处处都是监视他的眼线,怪不得他藏得那么深。

我清了清嗓子,回答道,“徐医生既然是费一鸣的主治医生,应该很了解他的情况,为何还舍近求远跑来问我呢,您直接给费一鸣做检查不就好了。”

徐乐似乎早就想到了我会这么说,笑道,“最近我太忙了,没有时间去费家看一鸣,连你和一鸣的订婚典礼都没去上。

其实今日来找你,也正想借机看看准新娘的样子,从小姐不会介意吧?我是不是有些唐突了?”

呵,这解释也太牵强,而且搞得好像他跟费一鸣关系很好一样,我才不上当。

“那你看也看了,我就长这样。”我说,“徐大夫今天来找我的事情我会回去跟费先生费太太禀报的,谢谢你关心我未婚夫。”

我想拿费先生费太太来压他。

徐乐却并不紧张,反而笑了,“从小姐一定是误会我了,我不仅是一鸣的主治医生,也是他的好朋友,关心他是应该的,今天正是费太太让我来找的你。”

停顿了一下,他又强调,“我只是想知道一鸣他现在情况是否稳定,之前我给他开的药很管用,应该有好转的迹象才是。”

露馅了吧!如果他真是费一鸣的好朋友,能不知道费一鸣的精神其实好得很?

我冷冷的讥笑一声,“呵?好转迹象?你觉得他要是好了,还轮得着我嫁进费家吗?

还麻烦徐医生以后多给他开点药,我真心盼着费一鸣好起来的那一天,那我就不用整天面对一个傻子了。”

决不能暴露费一鸣现在的境况,我打定主意。

徐乐偷瞄了一眼门外,猝不及防冲我展开一个满意的笑颜,然后背对着门口对我小声说,“一鸣果然没有看错人,你是值得信任的。”

“什么?”我一下云里雾里。

徐乐伸出食指放在嘴边,示意我小点声,“嘘……回去跟一鸣说,我这关你算是通过了。”

我抬着头紧紧盯着他,想从他的表情看出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徐乐没有进一步解释,而是迅速塞给我一张字条,“回去把这个给费一鸣,他看了就会明白。”

“你给我的是什么?”

我刚想打开,被徐乐伸手按住,“揣兜里,别让任何人发现,尤其是崔浩,我想他应该已经找过你了。”

我不由愣住,这个徐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又是演的哪出?

他坚持让我收起字条,没办法,我只好先照做,等着他继续往下说。

徐乐凑近了些,在我耳边煞有介事的叮嘱道,“今天我是以给你做心理评估的理由来见的你,回头我会跟费太太说你很适合跟在一鸣身边,费太太问你,你一定也要这样说。”

门外的保镖推门而入,“少夫人,徐大夫,我们该回去了,夫人让我们按时把少夫人带回家。”

徐乐抬手看了一下时间,恢复一个医生该有的严肃样子,“那好,今天就到这儿吧。”

“她初步过关了,呆在一鸣身边没问题。”随即他故意点头向两个保镖示意了一下,凑过去跟他们低声说道,然后才抬脚离开,其余什么话都没有再留下。

两个保镖也点头向徐乐回敬,很尊重徐乐的样子。

我紧紧攥着放在衣兜里的字条,心里的疑惑丛丛升起。

离开医院回到费家,我心情一路压抑。

费太太和费一楠都不在家,不知道干什么去了,我直接上楼去找费一鸣。

推开门,费一鸣正在跟那个瘦佣人一起玩儿击掌游戏,我默默翻了个白眼,他是怎么做到把白痴学得那么像。

还有,我这一天因为他而过得提心吊胆,他倒是装疯卖傻逍遥自在,越想越来气。

“少夫人回来了。”瘦佣人见我进来,仿佛松了口气,终于有人接替她了。

“嗯。”虽然我现在还没有正式过门,但大家已经都改口叫我少夫人了,我听着别扭,却也别无他法只能接受。

费一鸣扭头看见我,眼里放光,痴痴一笑,“可可……抱抱……”

瘦佣人极有眼力见的迅速离开,关上了门,我瞪了费一鸣一眼,刚想说,“行了,别装了。”

话还未出口,费一鸣朝我递了个眼色,然后看向门的方向,重复道,“可可……亲亲,抱抱。”

我屏息静心仔细聆听,果然隔墙有耳,瘦佣人没有走,而是在趴门缝。

没有办法,只好配合费一鸣演戏,走过去像哄小孩一样,“好啦,我这不是回来了嘛,给你亲亲,给你抱抱。”

费一鸣一把将我拉进他怀里,我猝不及防跌坐到他大腿上,整个人陷进他的拥抱里。

“喂,你干什么。”我小声的反抗道。

费一鸣深情的看着我,目光灼灼,他的呼吸离我是那么近,“你说呢?当然是亲亲抱抱。”

我想推开他,“我那是配合你演戏。”

他却将我固定在他身上,邪魅的嘴角向上扬起,“我可不是。”

我脸颊不自觉开始发烫,用手抵着他的胸口试图将他推远,“费一鸣,你又想干什么?”

费一鸣滚烫的目光落在我脸上,一只手抚上了我的腰,坏笑的问,“又?你脑子里不会是在想什么少儿不宜的东西吧?”

我恼羞成怒,用力扯下他的手,奋力跳下他的大腿。

可是又不敢大声说话,怕被那瘦佣人听见,只好压着怒火降低声音,“流氓!”

费一鸣抬头看我,一脸认真,“做戏得做全套,你不会是想演到一半儿就罢工了吧?我要是露馅了,一定也会把你拉下水。”

我惊愕的看向费一鸣,“你威胁我?”

费一鸣微微一笑,骨子里憋着一股坏劲儿,趁我毫无防备的空挡,再次抓过我的手,猛地一拽,咣当一声,我与他双双滚落在地。

不过,我最终趴在了他身上,费一鸣躺在冰凉的地板上,将我拥在怀里。

门被慌张撞开,瘦佣人匆匆闯了进来,“怎么了?少爷你没事吧……”

但是她立马就闭了嘴,眼前的场景任谁见了都会尴尬,费一鸣与我正热情拥吻。

我极其不满的抬起头,“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瘦佣人面露尴尬之色,“对、对不起少夫人,我这就出去。”

门被重新关上,我闭上眼睛听见脚步声渐远,这才松了口气。

睁开眼睛,我劈手一掌就打向费一鸣,“好你个色鬼,占我便宜!”

费一鸣手疾眼快动作极其利落的抓住了我扬向他的手,身子一用力,翻身就把我压在了他的身下。

“你、你、你干什么?”我慌了,脸已经红成猴屁股。

费一鸣嘴角衔着一抹吃定我的自信笑意,“从可可,我这是在救你。”

“呵,救我?”我不屑又恼怒,“说的好听。”

费一鸣倒是突然真诚起来,“她是个双面间谍,一边帮我妈监视你,另一边又被崔浩收买,来监视我。”

“你说刚才那个佣人?”我脑子有点乱。

费一鸣点点头,笑道,“这一会儿她肯定是通风报信去了,刚才你配合的不错。”

然后他用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拨弄我的垂在地板上的头发,动作轻柔,眼里的光芒也闪耀起来。

我感觉到他的体温正逐渐升高,隔着彼此的衣服传递到我的皮肤上,弄得我也愈发燥热。

眼前这个男人的脸,真的是太好看了。

尤其是那双深邃的眼睛,一旦看久了,就有要沦陷进去的危险。

我以前根本不是个颜控,现在却不得不承认费一鸣帅的无可挑剔,我被他深深吸引住。

当然,吸引我的除了他的长相,还有他身上的秘密。

“费一鸣……”我咬了咬嘴唇,“今天,我……”

“嘘,我现在不想听那些事。”费一鸣轻声打断我。

我心脏跳得厉害,整个身体被他压在身下,紧绷起来,一动不敢动。

费一鸣的脸离我越来越近,慌乱中我闭上了眼睛,连呼吸都弱了下去。

他薄凉的嘴唇贴上了我的嘴唇,我下意识伸手抚上了他的背,下一秒,费一鸣便不再小心翼翼,他热烈起来,舌头撬开了我的牙齿。

“唔……”我一不小心哼出了声,身体打了个冷颤。

明明现在我的意识是清醒的,却还是像被下了药一样,对费一鸣欲罢不能,他成功燃起了我的欲望,心里想着不该这么做,但身体却诚实的回应。

他的技术进步倒是很快,明明是寒春季节,屋子里面凉飕飕的,我们却都出了一身热汗。

从地板到床上,从床上又折腾回地板,起伏一遍又一遍,费一鸣咬着我的耳朵说,“今天一天你都不在,我很想你。”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继续与他缠绵。

费一鸣动作稍稍停滞,认真的注视着我的双眸,“从可可,你想我吗?”

我面红耳赤,点点头。

费一鸣却不依不饶,“我要你说出来。”

我的手抚上他汗涔涔的胳膊,有些不好意思的问,“你不觉得我们发展的太快了吗?虽然已经订婚,可我和你也才认识而已。”

费一鸣笑了,吻了吻我的眼睛,温柔的回答道,“你认识我才几天没错,但我认识你很久了。”

我怔住,不明白他的意思,“什么?”

费一鸣从我身上下来,手指轻轻划过我的肌肤,满眼爱怜的盯着我,然后把我拥在怀里。

他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说,“今天你见过徐乐了吧。”

我没想到费一鸣会主动提及徐乐,于是应道,“嗯。”

难道徐乐真的是他好朋友?

见我只是一声简单的“嗯”,费一鸣笑了,“难道你不好奇吗?怎么都不问我是怎么回事。”

我说,“你若想告诉我,不管我问不问你都会说,若你想隐瞒,我怎么问你也不会说。”

费一鸣宠溺的刮了一下我的鼻子,“你倒是很聪明。”

我的心情此刻其实很复杂,所以没有吭声,静静等着费一鸣说下去。

他离开了我,双手抱头,依靠在枕头上,仿佛有很多话要告诉我。

我侧身面向他,单手撑着头,打算认真聆听。

只见费一鸣缓缓张开了口,第一句话就是,“知道你为什么嫁给我吗?是我拜托徐乐把你介绍给我父母的。”

毫无疑问他的话令我倍感震惊,当即瞪圆了眼睛,“什么?”

费一鸣躺在床上仰望着天花板,仿佛沉浸在美好的回忆里,“从可可,如果我说我对你一见钟情,你信吗?”

我当然是不信!

“开什么玩笑,你给我说清楚。”

费一鸣稍稍偏了偏头瞥了我一眼,见我那副云山雾罩的模样,大概是觉得好笑,抿住嘴嘴角扬起一个开心的弧度。

在费一鸣后面的讲述中我才得知,原来一年前他就见过我。

他说,“那时候我刚从昏迷中清醒过来,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就住在离你母亲不远的对面病房里。

有一天病房里就剩下我一个人,我尝试着下床,没想到竟然成功了。

当我拖着沉重的双腿走到病房门前的时候,隔着窗正好看到你一身白裙从我眼前经过,你明明眼里都是忧伤,脸上却挂着乐观的笑容。”

我瞪圆了眼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费一鸣笑起来的模样很好看,温暖又阳光。

他接着说,“可可,你知道吗?对于刚刚死神手里逃脱的我来说,你的笑容像冬日的阳光温暖了我万念俱灰的心,从此你的模样就刻在了我脑海里,支撑着我努力活下去。”

费一鸣说,从那以后,他每天都盼着我来医院,只为瞧见我一眼。

渐渐地,我喜欢穿什么样的衣服,会化了什么样的妆,他都一清二楚,他可以通过我的着装判断出我那天的心情如何,猜测我经历了什么样的事……

我很诧异,从没有想到过去有那么长的一段时间里,有一个人一直默默关注着我,而我竟一无所知。

“我不知道……”听了费一鸣的话,我迷茫又困惑,“在医院里,我从没有注意到你。”

费一鸣笑了,“那是自然,那时候大部分时间我都躺在床上,而且我也不能让你注意到我,我的情况不允许。

再说,后来没多久我就出院回家调养身体了,你就更不知道有我这个人了。”

我皱起眉,好多疑问哽在我的喉咙里,想一口气全都吐出来。

但最终我先选择了一个比较重要的问题,“费一鸣,在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跟崔浩有关?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

其实这几日我已从各方面断断续续了解到了一些关于费一鸣的事情,他两年前出了车祸,然后昏迷了整整一年。

后面虽然醒来,但却失智了,双腿也残疾报废,虽然事情根本不是这样,但在费一鸣神级演技的遮掩下,所有人都这么以为的。

那么他到底为什么要隐瞒自己已经完全康复的事情呢?

我心中隐约有一个答案,但具体情况却不明晰。

“你应该知道我是可以信任的人,既然是你选择了我,希望你可以与我坦诚相待,我不想继续稀里糊涂待在你身边,起码应该知道一些真相吧。”

费一鸣犹豫了一下,说,“是我把你拉入了危险的局面中,对不起。

但可可你相信我,我是没有办法才这么做,我父母听了算命先生的话非得给我娶妻冲喜,可若又像是上次那样找了一个崔浩的人来到我身边,结果不堪设想。”

我一直拧着眉,表情凝重,也许事情远比我想象的还要复杂。

费一鸣叹了口气,把所有事情娓娓道来。

“两年前我出车祸的事情想必你已经都知道了,那场车祸导致我在病床上足足昏迷了一年,我没有想到我还能活过来,估计崔浩也没有想到。”

我小心翼翼的问,“难不成,那场车祸,是崔浩……”

费一鸣点点头,“你猜的没错,是他,不过不是他亲手干的,他找的杀手,雇凶杀人。”

我倒吸一口冷气,“雇凶杀人?为什么他要杀你?他不是你的亲姐夫吗?”

费一鸣冷笑一声,“呵,亲姐夫?没错,他是娶了我姐,成为费家的女婿,可这样的身份不过是更加方便他侵吞我费家的家业和财产罢了!”

我恍然大悟,茅塞顿开,“难不成当年你抓住了他的把柄,所以他打算杀人灭口?”

说完,我打了一个冷颤,如果真是这样,崔浩会是一个多么阴狠无情的人啊!一想起他那泛着寒光的眼神,还有阴森森的笑意,我就浑身不舒服。

果然被我猜中,费一鸣说,“没错,两年前的那一天我到公司查账,发现账目不对,一层层调查,竟发现他侵吞了巨额公款并转移海外。

后来我还发现,这并非他头一次这样做,之前他都找办法遮掩过去,那次是还没有来得及处理就被我发现了。”

我问,“崔浩那么做其实没有道理啊,他已经是费家的女婿,只要好好干,要多少钱有多少钱,就算不能继承公司,也是集团高管,根本没有必要铤而走险。”

“人心不足蛇吞象。”费一鸣说,“那种贪得无厌的人,给他多少都不够,而且崔浩那么做是有原因的。”

我问,“什么原因?”

费一鸣回答,“他在美国还有一个家,他根本就是利用我姐姐骗婚而已,目的就是把费家整垮,然后抽身离开。”

我无比震惊,“天呐!怎么会这样?那你为何不赶紧把这些事情告诉你姐姐和你父母,竟还在这里装疯卖傻?”

说完我就后悔了,果然我是急性子容易大脑短路,费一鸣肯定是有他的原因,他比任何人都想揭穿崔浩的真面目。

本以为费一鸣会生气,没想到他却笑了,伸手将我揽回怀里,“你现在是在替我着急吗?”

我反倒有些生气了,“这个时候你还能笑得出来?你不知道,今天上午我去学校,崔浩去找我了,还让我帮他监视你呢!”

“是嘛?”费一鸣饶有兴趣的看着我,却一点也不惊讶。

收藏
分享
海报
1
上一篇:迈开腿让我看看你的草莓图片 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的作文 下一篇: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的作文 下课时男生捏女生的小兔兔描述

忘记密码?

图形验证码